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天降爹地太粘人, 第60章 你竟然还想着勾搭他免费阅读

第60章 你竟然还想着勾搭他
    ()  林浅跟两小只笑闹了一会儿后,就让两人自个儿去玩一会儿,自己则打电话去店里请假。

    原本要离职的店长听说林浅受伤了,于是决定暂缓离开,等林浅出院后再离职。

    林浅感激不尽,把一些工作跟她对接了一下。

    一个上午很快就过去了。

    下午时分。

    “妈咪,我和糖果到楼下的草坪上去玩一会儿可以吗?”

    林子睿跟林浅报备行踪,实则是打算偷溜出去拿检测报告。

    “好,让外面的保镖叔叔跟着你们。”

    林浅只以为两小只待着无聊了,于是笑着同意了。

    “好。”

    林子睿跟糖果对视一眼,手拉着手离开了病房。

    林浅笑了笑,环顾着这个环境清雅犹如酒店套房的vip病房,轻呼了口气。

    又欠了尹墨然一个大人情。

    似乎认识以来,她欠了他好几个人情呢。

    该怎么还呢?

    叩叩的敲门声响起,打断了林浅的思路。

    门被推开,苏羽安清隽的身影出现在门口,手里还提着水果篮。

    他怎么来了?

    林浅抿了抿唇,看着苏羽安大步朝自己走来,脸上带着不作伪的担忧。

    “你怎么来了?”

    “我路过你店里,却没看到你,一问才知道你受伤住院了,没事吧?”

    苏羽安解释了一番,将水果篮放到一旁。

    路过她店里?

    应该是特意去找她的吧?

    这人,真要一直缠着她了?

    林浅的手指蜷了蜷,心里烦躁极了。

    “苏羽安,我有没有事都跟你无关,麻烦你不要一直出现在我生活里可以吗?”

    又是去家门口,又是去幼儿园,这几天的生活,他简直无处不在!

    真是烦透了。

    看着林浅抗拒的模样,苏羽安脑海里闪过尹墨然高大的身影。

    这里是vip病房,以林浅的经济条件,肯定舍不得住这么好的病房。

    所以,这应该是尹墨然替她安排的吧。

    她真的在跟尹墨然交往吗?

    苏羽安的眼里闪过一丝受伤和妒忌。

    “浅浅,你是不是在跟尹墨然交往?”

    他不死心。

    他要亲口听她说。

    林浅一愣,随即轻嗤一声:“苏羽安,我没必要跟你汇报我的事情吧?你走吧,别再来烦我可以吗?”

    她没否认?

    但也没承认。

    那么她到底有没有跟尹墨然交往?

    苏羽安站着没动,一双星辰定定地盯着病床上的女人。

    林浅的心情一片烦乱。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烦的原因,让她想去洗手间。

    她一言不发地挪到床边,将脚小心地放到地上,准备慢慢挪动洗手间。

    见状,苏羽安皱了皱眉,上前一步道:“浅浅,你要做什么?”

    “我上洗手间,苏羽安,你请便。”

    林浅起身,没好气的开口。

    苏羽安不语,只是伸出手揽住了她,“我扶你去。”

    “不用,我自己可以。”

    林浅拧眉,想推开他却被他揽得更紧。

    “别倔,你的脚不能走路。”

    “苏羽安,你能不能离我远一点?”

    “浅浅,你能不能听话一点?”

    这时,身后传来一道尖锐的女音,“你们在做什么?”

    林浅回头,就见顾嫣一脸愤怒地站在门口,脸上失控的表情像要把她生吞活剥似的。

    苏羽安没想到顾嫣会来,顿时脸色一沉,“顾嫣,你跟踪我?”

    顾嫣的胸脯一阵起伏,踩着高跟鞋走到两人跟前,没有回答苏羽安的问题,只是一把拉扯住林浅的胳膊,用力地将她往边上拉去。

    “林浅,你要不要脸?这是我未婚夫,你们已经分手了,你竟然还想着勾搭他吗?”

    手臂上传来痛意,林浅没有防备,顿时被顾嫣扯得一个趔趄。

    受伤的脚急忙踩在地上,生疼的厉害。

    “嘶!”

    林浅没有忍住,秀眉紧蹙着哼了一声。

    “浅浅,你没事吧。”

    苏羽安急忙搂住她,小心地将她扶到床沿上坐下。

    目光扫向顾嫣,眼里满含着怒火,“顾嫣,谁是你未婚夫?你在这儿胡搅蛮缠什么?给我出去!”

    顾嫣被骂,眼里冒出了委屈的泪水,“羽安,我才是跟你订了娃娃亲的人,你的未婚妻是我!你不能这么自私,不能因为看到林浅出现了,就急着跟我解除婚约,你这样做,让我们两家的面子搁哪儿?”

    “顾嫣,我说过了,这件事我会给你一个交待,绝不会让你受委屈。”

    苏羽安耐着性子道:“你可以在圈子里发声明,告诉别人是你甩了我,是我对不起你,不管你怎么说,我都不会说一句你的不是。”

    “然后呢?然后你打算再跟林浅在一起吗?”

    顾嫣抹了把眼泪,“羽安,想想阿姨,阿姨会同意你这样做吗?”

    他妈妈!

    苏羽安的手握了握拳,“顾嫣,不要拿我妈来压我,只要你提出解除婚约,我妈就不会有意见。”

    “我提出解除婚约?我为什么要提出解除婚约?”

    顾嫣轻嘲,“羽安,你的算盘打的可真好。什么不会让我受委屈?其实你根本就是在拿我当挡箭牌对吗?因为你提出解除婚约,阿姨绝对不会同意,所以你才让我提出来?羽安,我爱你,我不可能提出跟你解除婚约!”

    从第一眼见到他时,她就喜欢上了他。

    这是她的未婚夫,她怎么可能轻易放手!

    “可我不爱你!”

    苏羽安开始不耐,“顾嫣,我们根本就没感情基础,谈爱是不是早了点?”

    “你不爱我,是因为你还爱着她吗?”

    顾嫣恨恨地指着林浅,“你爱她什么呢?爱她水性杨花,跟别的男人厮混吗?羽安,你是男人,难道你就不介意自己的女人不干净吗?”

    “你......”

    苏羽安扬起了手,斯文俊秀的脸上满是忍无可忍的怒意。

    “够了。”

    坐在床沿上的林浅终于出声,手握紧了拳头,眼里是极力的隐忍。

    “都出去吧,你们之间的事不要扯上我行吗?”

    她只想安安静静地活着,请他们不要再来烦她可以吗?

    “林浅,我请你行行好,离羽安远一点可以吗?”

    顾嫣看向林浅,眼泪里带着恨意,“你曾经抢走了我的人生,现在能不能不要再抢走我的男人?你难道不知道,我从小替你受了多少苦,遭了多少罪?就当我求求,请你行行好,不要再夺走我的幸福可以吗?”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