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天降爹地太粘人, 第64章 四年前的女人不是她免费阅读

第64章 四年前的女人不是她
    ()  轰!

    林浅只觉得脑门上一阵充血,脸上的温度烫极了。

    可恶的男人,又开始逗弄她了。

    男朋友!

    他能不能不要再提这茬!

    林浅想捶胸顿足,只希望时光能倒回去,她脑子一定不会再短路,再拿这个男人当挡箭牌了!

    “尹.....尹墨然,你听我说......”

    林浅鼓起勇气,只要把话跟他说清楚。

    尹墨然脸上的笑容微敛,原本含笑的眸子逐渐恢复了幽深,就这样定定地看着她,让她到嘴的话语却怎么都说不出来。

    呜!

    好想哭!

    面对这么可怕的震慑力,她怂!

    “那个,两孩子呢?他们下去玩了很久了,怎么还不上来?”

    听到这话,尹墨然微一挑眉,深邃的眸子里的笑意一闪而过。

    还是挺会察言观色的嘛。

    知道她说出他不爱听的话,他会生气,所以马上就转换了话题。

    “浅浅,孩子们的心思你不了解么?他们不上来,就是想多点时间给我们,让我们做点什么。”

    做点什么?

    林浅微愣,就见尹墨然伸手捏住了自己的下巴,头慢慢靠近.....

    寂静的屋子里,温度似在逐渐升高,氤氲着丝丝暧昧.....

    “妈咪!”

    “妈咪,我们回来了。”

    门口响起两小只的声音,打破了这一室的旖旎。

    林浅回神,一把推开近在咫尺的男人,小脸的热度烧得她只想找个地洞钻下去。

    尹墨然刚刚在干嘛?

    他要吻她么?

    还被两小只看到了!

    好糗!

    “呃,子睿,我们好像进来的不是时候。韩晨叔叔,你快带我们下楼再玩一会儿吧。”

    糖果眨了眨大眼睛,笑眯眯地扫过林浅和尹墨然,拉了拉韩晨的手。

    韩晨想遁走,也没想到自家总裁跟林浅发展的那么快。

    就差一点,两人就亲上了。

    却被他们这几个不速之给破坏了。

    瞧老板的脸色,明显的不虞啊!

    “糖果,子睿,玩了这么久还不累吗?快过来休息一下。”

    林浅红着脸,朝着两小只招了招手。

    “嘻嘻,妈咪,对不起啊,我又不小心打断你和爸比的亲亲了。”

    糖果欢快地扑向床边,拉着林浅的手一脸的亲昵。

    在车上她就已经整理好了情绪。

    不是亲生妈咪也没事,只要爸比把妈咪娶回家就好了。

    她相信,爸比一定会娶到妈咪的。

    因为妈咪好几次跟爸比亲亲啦。

    妈咪一定喜欢爸比的。

    “糖果,你又胡闹。快告诉阿姨,你们两个刚刚去哪里玩了?”

    “我们......就在楼下玩了一会儿啊。妈咪,你的腿还疼吗?”

    “还好,已经不疼了。”

    “......”

    一大两小,亲昵地挤在一起随意地聊着天。

    尹墨然收回视线看向韩晨,起身往外走去。

    韩晨知道自家老板要询问情况了,连忙跟了上去。

    病床前,没怎么说话的林子睿看向离开的尹墨然,不禁眼神微黯。

    尹叔叔怎么就不是自己的亲生爸爸呢?

    好可惜啊。

    门外,尹墨然走到窗口,双手抄兜,看着外面的街景,等着韩晨的汇报。

    “尹总,这是检测报告,请您过目。”

    韩晨将检测报告恭敬地送上。

    尹墨然的视线落到他的手上,墨色的眸子里沉淀着一丝波动。

    修长的手指接过,薄唇轻启,“他们.....”

    敏锐如他,就两个小豆丁现在的反应,已经猜到了最终结果。

    如果检测报告上存在血缘关系,以自己女儿急切的心理,怎么可能不把这个结果说出来。

    “尹总,林小姐和小小姐不存在血缘关系。”

    韩晨觉得自己现在说这话有些残忍。

    他很少看到自家老板的眼里会流露出期待的目光。

    很显然,要让他失望了。

    尹墨然薄唇轻抿,修长的手顿了顿,最终还是打开了检测报告。

    看完,他没有说话,将检测报告递给了韩晨。

    原来是他多想了。

    四年前的女人不是她。

    心里飘过淡淡的失望,尹墨然的俊脸恢复了一贯清冷,“还有事吗?”

    韩晨默了默,想到在医院碰到乔熙雅的场景,决定把她的话转达给尹墨然听。

    “我在医院碰到乔小姐了。”

    乔熙雅?

    尹墨然剑眉微拧,“她去医院做什么?”

    “她说是去拿药。”

    韩晨顿了顿,“乔小姐还说了一些话。她说,让我劝劝你,别被林小姐迷了眼,别上杆子做人家的继父。”

    上杆子做人家的继父?

    尹墨然莫名的觉得刺耳。

    心里很不爽,不知道是因为乔熙雅的话,还是因为想到睡了林浅的那个男人。

    “韩晨,林海现在在哪里?”

    四年前那个出现在林海身边的神秘人,为什么要跟林海做交易,为什么要挑选林浅?

    他知道全世界不乏有一些待孕公司,那个神秘人的身份到底是什么身份?

    他到底把林浅送上了哪个男人的床?

    还有林浅的另外两个孩子,现在究竟在哪里?

    “我按着你的吩咐,给林海在尹氏旗下的一个子公司安排了一个安保部门的闲职,他现在应该在公司上班。”

    韩晨顿了顿,“不过,他还是不太安分,经常会出入赌场,还幻想着一夜暴富。”

    赌性不改!

    尹墨然深眸沉沉,“看着他一点,让那些赌家悠着点,别让他再玩出火来。”

    他要不是林浅的亲生父亲,真想把这种*丢到非洲去做苦力。

    “好的。”

    韩晨知道,自家老板的意思是,小赌可以,但不能再放水给林海,不能再借钱给他赌。

    窗外的阳光很是明媚,将尹墨然的一张俊脸映衬的如镀上了金光,俊美无比。

    只是他的声音却透着冰冷,“韩晨,再想办法查一查林浅四年前的事,我要知道那个跟林海做交易的神秘人到底是谁!”

    这是真正把林浅放在心上了?

    韩晨不敢怠慢,恭敬地领命,“是,尹总。”

    .....

    夜幕降临。

    林浅的病房里因为有了两小只,欢笑声一直没断过。

    晚餐是尹家派人过来的,菜肴相当丰盛,两小只陪着她吃得很欢快。

    等吃过晚饭,林浅就开始纠结了。

    两个小家伙因为没睡午觉,吃过晚饭后已经开始打哈欠了。

    糖果该回家睡觉去了。

    可是貌似,尹家并没有派人过来要接走她的意思。

    尹墨然是怎么一回事?

    怎么不把自家女儿放在心上呢?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