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天降爹地太粘人, 第79章 你跟其他男人一样免费阅读

第79章 你跟其他男人一样
    ()  “林店,我们先敬你一杯,欢迎你来l苏城专柜。”

    陈菲起了个头,一帮员工都是年轻人,大声说笑着举杯附和。

    林浅回神,笑着跟他们碰了碰杯。

    一帮人开吃,你来我往间肆意笑闹着。

    气氛正浓烈时,头顶传来一道男音,“浅浅?”

    听到这声音,林浅脸上的笑容一僵。

    不用抬头也知道,来的人是谁。

    她真是挑了个好日子,怎么聚个会也能再次碰到苏羽安。

    “浅浅,真的是你?你的脚伤好了?”

    苏羽安温雅一笑,看向她的脚。

    一旁的几个员工认出了苏羽安,急忙往旁边挪了挪,给他留出一点空位。

    苏羽安朝着几人温雅一笑,让几个员工又为之迷了一把。

    私下早就窃窃私语开来。

    “哇,这个温润如玉的男人,不就是上次晚上在专柜外面等林店的男人吗?”

    “对呀对呀,可林店好像见到他并不开心,你们说,他是不是那个送玫瑰花的男人?”

    “肯定是的,这么帅气又有情调的男人,我们是不是该给他跟林店创造一个机会?”

    “......”

    几名员工小声议论着,林浅眉头蹙了蹙,“苏先生,我们正在聚餐,不方便有外人在。”

    “很方便,我们没什么不方便的。”

    几个员工齐齐出声,一副看好戏不嫌事大的模样。

    林浅瞪了几个一眼,心里又好气又好笑。

    真是一帮猪队友。

    几个员工朝着她挤挤眼,笑闹片刻后就开始寻找自己的活动。

    正好音乐声响起,舞池里有人开始起舞。

    几个员工说笑着起身进了舞池,像是特意给林浅和苏羽安留独处的时间。

    苏羽安笑着跟几个员工微一颔首致意,温润如玉的模样让几名女员工脸红红的。

    林浅抿唇不语,只是拿起酒杯灌了一大口酒。

    “喝慢一点,这样喝很容易醉。”

    温润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还是跟从前那般暖心和体贴。

    林浅心口的那道伤疤像被撕裂,抽疼的厉害。

    她瞪向苏羽安,“要你管?苏羽安,我以为我说的已经很清楚了。我连朋友都不想跟你做,我也希望你能把我当成陌生人!”

    一次次的出现在她眼前,一次次地让她回忆过去。

    她知不知道,他真的很残忍?

    “浅浅,你是不是还在怪我?怪我当年那样对你?其实我......”

    “其实你跟其他男人一个样!冷漠自私,势利无情,苏羽安,我看错你了。”

    林浅打断了苏羽安的话,眼底闪过一抹腥红,端起酒杯又是一饮而尽。

    苏羽安张了张嘴,将到嘴的话语悉数咽下,嘴角扯出一抹苦涩。

    还解释什么呢?

    错了就是错了。

    打着为她好的旗号,其实根本就是自私自利。

    “浅浅,都是我的错。我不求别的,我只希望你能原谅我。”

    苏羽安拉住林浅的手,一双星眸看着她,眼里满含着请求和愧疚。

    也许是酒精的*,也许是想要发泄,林浅一把甩开苏羽安的手,将桌上的酒全部推到他的面前。

    “想要求得我的原谅是吗?好啊!你先把这些酒给喝了,等喝完后我们再聊啊。”

    她记得苏羽安是个很克制的人。

    不抽烟也不醺酒。

    不是想求得她原谅吗?

    她看他的诚意啊!

    挑衅的目光,眸底带着一丝微红。

    苏羽安静默,目光扫过桌子上的十几瓶酒,星辰般的眸子在镭射灯的照射下忽明忽暗。

    “不想喝吗?瞧,苏大公子,四年过去了,我们早就变成了两类人。我就是个俗气的妇女,而你却是个高雅的艺术家,我们就像是两条平行线,完全没有交集的必要懂吗?”

    她在用这种方式跟自己划清界线。

    他懂!

    可是,他不可能如她所愿!

    “谁说我不想喝?浅浅,希望你能遵守诺言,只要我喝完了这些酒,你就考虑原谅我。”

    苏羽安微微一笑,拿过一瓶酒直接往嘴里灌。

    林浅握着酒杯的手紧了紧,神情复杂地看着男人仰头喝酒的样子,心里说不出的难受。

    为什么要这么做?

    这样反复无常到底为什么?

    四年前因为她的身份而绝情的跟她分手,四年后却又一再追着请求她的原谅。

    他到底在图什么?

    她的身份没有变,她甚至还是个单亲妈妈。

    现在的他可以不在乎她的身份了吗?

    思绪纷飞中,男人一瓶接一瓶的灌着酒,没有停歇。

    一瓶、两瓶、三瓶......

    五彩的灯光下,男人的额角渗出细密的汗水。

    他闭着眼,眉宇间蹙起,像在极力隐忍着什么。

    垂在身边的手不自觉的拽紧了拳头,手上的青筋清晰而狰狞。

    第四瓶喝完了,要喝第五瓶了.....

    林浅红唇紧抿,一把夺过苏羽安手里的酒瓶,冷着脸别过头去,“不要再喝了,这里的酒很贵,我可没打算请你。”

    冰冷的语气,却让苏羽安轻笑出声。

    修长的手指揩去嘴角的残液,眸底的猩红里闪过异常的释然。

    “浅浅,你肯考虑原谅我了对吗?”

    “我只说考虑原谅你,并没有答应原谅你,苏羽安,你......”

    肩头突然一重。

    林浅一怔,侧头就见苏羽安的头靠在自己的肩上,手捂着胸口,额头的汗水密布,双目紧闭,脸上是极力的隐忍之色。

    怎么了?

    酒精中毒吗?

    林浅吓了一跳,急忙扶住他,“苏羽安,你怎么了?”

    “浅浅,原谅我,四年前我不是有意要说那些话的。其实我......”

    “先别说这些,我送你去医院。”

    林浅用力的扶起他,脸上满是焦急。

    苏羽安笑了,想说话却是脸色一变,噗的一声喷出一口血来。

    “苏羽安!!”

    ……

    三楼vip包间,南宫黎懒懒地坐在沙发上,正在给尹墨然打电话。

    “在哪儿呢?出来喝酒。”

    “没空。”

    “哟,别回的这么利索啊!猜猜刚刚我看到谁了?”

    静默,电流里传来机场播音的声音。

    “哟,看来你刚下飞机?那你的动作可要快一点来,要是晚一点来,说不定就碰不到人家了。”

    “说人话。”

    “哎,真是无趣。告诉你吧,我们的林妹妹带着一帮员工来魅色消费。看在你的面子上,我给他们免单了,还好酒好菜的给他们送上。你说,我这个哥们做的地道吧?”

    南宫黎把玩着手里的火机,双腿交叠搁在桌上,懒散又邪魅。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