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天降爹地太粘人, 第89章 有客诉免费阅读

第89章 有客诉
    ()  l专柜。

    林浅进店门,几个店员就迎了上来。

    “林店,昨晚的那个苏羽安后来没事吧?”副店陈菲带头询问道。

    “还好,他没事。”

    林浅朝着几人笑笑,进了更衣室换工作服。

    “没事就好,吓死我们了。”

    陈菲跟了进去,“林店,他到底是谁啊?”

    到底是谁?

    是曾经深爱过的男人。

    林浅弯了弯唇角,“一个朋友。”

    “看样子不是普通朋友吧?”

    陈菲一脸的揶揄,“林店,我刚刚有看到,你坐了一辆豪车来的,是不是你的绯闻男友尹墨然啊?林店,你的桃花运好足啊。”

    绯闻男友?

    林浅无语,好笑地将陈菲推出门去,“好啦,八卦小妹,消停一点,快出去准备工作,我要换衣服啦。”

    “哎哎,林店,你跟我说嘛,你到底喜欢哪种类型的......”

    门被关上,隔绝了陈菲打趣的声音。

    林浅背靠在更衣室的门板上,轻叹了口气。

    脑海里闪过苏羽安的脸来,林浅甩了甩头,不去想那么多。

    这时,包里的手机*响起,林浅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握着手机的手不禁紧了紧。

    是苏羽安的来电。

    要接吗?

    林浅的胸脯一阵起伏,想到昨晚他在自己跟前*的样子,林浅鼻子一酸,还是接通了电话。

    这个傻子,她要骂醒他!

    “浅浅,你肯接我电话了?我还以为你会跟以前一样,看到我的来电就当没看见。”

    电话里传来苏羽安温雅的声音,林浅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她急忙抬头,试图将眼泪逼退。

    “苏羽安,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很伟大?我告诉你,我鄙视你!一个不在乎自己身体的人,你活该受罪!”

    听到林浅的骂声,苏羽安反而笑了。

    “浅浅,你是不是都知道了?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我没想到我还能活着。是我太自私了,当年伤害了你,所以我活该受罪。”

    活该受罪!

    这男人,是想让她愧疚死吗?

    明明他才是那个可怜之人。

    林浅捂着嘴巴,眼泪模糊了双眼。

    她仰着头,极力平复着心情,等眼里的涩意逐渐退去后,她道:“苏羽安,好好活着。你要是再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我......”

    “你什么?”苏羽安迫切地询问着。

    “我死都不会放过你。”

    林浅闭了闭眼,恶狠狠地吐了一句。

    苏羽安轻笑,声音里满是愉悦,“浅浅,我很高兴,你终于肯原谅我了。”

    原谅他?

    根本谈不上这个词好么?

    林浅咬着唇,擦掉眼角的泪水,“苏羽安,我要上班了,就这样吧。”

    “等等,浅浅,今晚,你能来看我吗?”

    去看他吗?

    她答应过苏母,会离他远一点的。

    林浅的手紧握了手机,硬着心肠道:“苏羽安,我不会来看你,我有我自己的生活,我不想被别人打断我的生活节奏。抱歉,我要上班了,再见。”

    对不起,羽安!

    她跟他已经不可能再在一起了。

    就到此为止吧。

    林浅直接挂了电话,将手机放到了包里。

    胸口像压了块大石头,闷疼难受极了。

    林浅用力地呼吸着,强迫自己将所有的情绪放空。

    这时,更衣室的门被呯呯敲响,有员工在外叫着林浅的名字。

    林浅急忙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容仪表,将门打开。

    “林店,快去看看吧,有诉。”

    有人投诉?

    林浅神情一凛,点了点头,跟员工快步走了出去。

    大厅里,已经聚集了不少人。

    其中一男一女显然是来投诉的人。

    陈菲正在接待他们。

    “你们负责人呢?还不出来吗?是不是因为心虚不敢出来啊!”

    一个男子,年约二十七八岁的样子,一身痞气,手里拿着一块手表晃悠着,语气听着很冲。

    “这位先生,我们店长马上就来了,不如我们进休息区坐下再聊?”

    陈菲陪着笑脸,试图领两人进休息区。

    “为什么要进休息区?怕影响不好啊?你们卖假货时,怎么就不怕影响不好了?”

    陆军瞪着陈菲,呛声道。

    “这位先生,我们是正规品牌商,不可能卖假货的。”

    “不可能卖假货吗?”

    陆军将手表朝四周围观的人晃了晃,“各位看一看啊,这块表价值十二万,我姐买了才一个月不到,现在表面就已经碎了。人家几十块的儿童手表也不会出现这种问题吧。你们说,这不是假货是什么?”

    他的身旁站着一个女人,戴着墨镜,浑身上下穿得珠光宝气,一副富太太的冷傲的模样。

    显然是腕表的主人,陆军嘴里的姐姐。

    四周围观的人早已议论开来。

    “这块表我记得,是l刚推出的星空系列腕表。当时我也想让我男朋友买来着,幸亏没买。”

    “就是啊,价值十几万的手表才戴一个月就坏了,这手表不会是高仿品吧。”

    “说不定呢!现在的无良商家很多,鬼知道他们会不会发这种财。”

    “......”

    林浅匆匆下来,已经听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她忙挤了进去,朝着男子微微一笑。

    “这位先生,我是这里的负责人林浅,可以把你手上的腕表给我看一下吗?”

    “哟,店长终于舍得出来了?”

    陆军上下打量着林浅,眼里的暗芒一闪而过,“行啊,林店长,你最好给我们一个交待,否则,我们绝不罢休!”

    林浅不语,只是面带微笑,从陆军手中接过了腕表仔细查看。

    腕表确实是l最新推出的新款。

    而这个款式最大的卖点,就是玻璃镜面采用的是防爆防裂材质,如果不是上面的某个特定点被利刃划过,戴个几十年都不会出现这种问题。

    林浅心里有了定论,于是抬眸看向男子,“这位先生,请问一下,手表在配戴的时候是不是摔到过?摔下去时有没有碰到尖锐的东西?”

    一听这话,陆军的嗓音就大了起来。

    他靠近了林浅,凶狠地瞪着她,“哎你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说,这块破表变成这样是我姐的责任了?”

    “不是的,我只是想搞清楚情况。”

    “情况就是,我怀疑你们这家店卖高仿品来糊弄顾。林浅是么?今天你要是不给我们一个说法,我们跟你没完!”

    陆军嗓门很大,气势汹汹地瞪着林浅。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