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天降爹地太粘人, 第130章 只是想跟你说说话免费阅读

第130章 只是想跟你说说话
    ()  公寓里,林浅正在打扫着卫生。

    几天没回来,家里的桌面上沾染了些许灰尘。

    正洗洗搓搓着,门铃响了。

    林浅微微一愣,走到门边,从猫眼里看了眼外面,在看到外面站着的人时,不禁红唇微抿。

    苏羽安来了?

    他的身体已经恢复出院了么。

    他的手里还捧着一束粉玫瑰,这是......

    手指不自觉地蜷了蜷,林浅默了默,将门打开。

    门外,苏羽安看向林浅,清隽的脸上浮现着温雅的笑容,“浅浅。”

    林浅抿了抿唇,“你怎么来了?”

    “你不来看我,只能我来看你了。”

    苏羽安笑得温润,“不请我进去坐坐吗?”

    “羽安......”

    “浅浅,真要这么狠心吗?我没别的意思,只是想跟你说说话。”

    苏羽安打断了林浅的话,黑眸深深地看着林浅,那双温润的眸子里无意识地流露出来的哀伤,让林浅的心头一紧,再也无法拒绝。

    默默地退开了半步,林浅微垂下眸子,不与他的眼神碰触。

    苏羽安弯了弯唇角,大步走了进去。

    四下打量着这个套间,物品的陈列整齐有序,小小的摆设透着女人清雅的心境。

    空间里飘散着淡淡的栀子花香,是她一贯的品位。

    苏羽安赞许地扫过一圈,将视线投到林浅身上。

    “浅浅,给。”

    将手上的花束递过去,苏羽安眸光柔柔地看着林浅。

    林浅看着眼前这捧粉玫瑰,喉头似乎被什么东西堵着,“羽安,这束花你是不是送错人了?”

    他们现在的关系,不是能随意送花的关系好么?

    “我没有送错。”

    苏羽安拉起林浅的纤手,将花硬塞到了林浅的手里,“粉玫瑰代表你是我的初恋,是我铭记于心的爱恋。所以再次相遇,我送你这束花应该没错吧?”

    这话听着似乎没错。

    林浅垂眸,闻着粉玫瑰散发出来的芳香,只觉得心像被绳索紧箍着,难受地让她喘不过气来。

    勉强压下喉头的酸涩,林浅将花放到了桌上,“要喝点什么?不过这两天我一直没住在这儿,所以只有白开水可以吗?”

    一直没住这儿!

    他知道,她是在暗示他,她跟他的关系早就结束了。

    她现在跟尹墨然在一起。

    苏羽安看了眼被林浅随意放着的花束,眸光追随着她倒水的倩影,苦涩地扯了扯嘴角。

    他何尝不知道呢?

    可他就是放不下她。

    他们曾经有过那么多美好的回忆,她真的可以全部忘掉,跟他再无复合的可能吗?

    林浅倒了杯水,抬眸看向前方,就触到了苏羽安深情的眸光。

    她忙移开眼,伸手理了理耳边的秀发,掩饰着内心的烦乱,“水有点烫,你小心慢喝。”

    “谢谢。”

    苏羽安接过林浅递过来的水,温润如玉的脸上带着浅笑,“没想到四年后,我还能跟从前那样,喝到浅浅你给我倒的水。”

    她还是记忆中的贴心可人,如果她和他能回到从前那该有多好。

    温热的液体顺着喉管流下,灼热着他的心房。

    心里的柔情四溢,苏羽安扫了眼杯子上的栀子花图案,勾唇一笑:“浅浅,你最爱的还是栀子花么?只可惜现在还没到栀子花开的季节,否则我一定带你再去看看那满山遍野的栀子花。”

    他们曾经度过的年少时期,是曾有过无数欢笑的岁月。

    林浅偏爱栀子花香,所以每到初夏,他们都会前往乡村,看遍花开,闻遍花香。

    他还曾经搜罗各种带有栀子花香的香料和小摆设,只是因为她喜欢。

    那样纯真而美好的记忆,是陪伴着他度过无她的四年时光的唯一慰藉。

    苏羽安眸色深深地看着微垂着眸子的女人,起身走到她的身侧,双腿微屈,就这样半蹲了下来。

    大手握住了她的小手,苏羽安柔声道:“浅浅,你还记得吗?小时候,我们儿戏般的拜过天地。年少时,我们在莲花池里放过许愿灯。校园里的栀子花下,我们亲手种上了一棵属于我们俩的栀子花。那时的我们是那样的快乐,浅浅,我们能不能......”

    “不能!”

    林浅猛地出声,急急地抽开手站起身来往后退了一步。

    漂亮的杏眸里闪过一丝痛意,她别过头去,不愿意撞上苏羽安深情的眸子。

    “羽安,都过去了。每个人都会往前走,希望我们不要再沉迷过去,保留一份美好的回忆给彼此好吗?”

    不要再沉迷过去!

    可他做不到啊!

    要不是他的放手,那些美好的过去此刻应该会变成他生命中的全部!

    苏羽安站起身来,走到林浅跟前,一把握住了她的肩膀,“浅浅,你真的已经忘掉我们的过去了吗?因为尹墨然的出现?我查过,你跟他才刚认识不久,这么快你就已经移情别恋了吗?”

    记忆中的她是那样的纯情,怎么就能这么快放下过去,投向别的男人的怀抱呢?

    他不愿意相信!

    林浅的视线触到了苏羽安的黑眸,那里承载着丝丝痛意和不甘。

    心里很不是滋味,点点疼痛肆意蔓延着。

    她一把甩开苏羽安的手,“是啊,羽安,人都会变的。更何况,你认识我时,是我最天真烂漫,没有被世俗打磨过的时期,麻烦你不要把我想象的那么完美,其实我就是个俗人,一个肤浅低俗的女人。”

    她的心情很糟糕,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提到了尹墨然的缘故。

    就这样结束吧!

    不管是哪一个,她跟他们都不是同一个层次的。

    现在的她只想带着孩子远离一切的纷争,平平淡淡地生活下去。

    “不是的,浅浅,我不许你这样说自己。在我心里,你是这个世界上最美好的女子。我......”

    苏羽安有些激动,再次上前握住了她的肩膀。

    这时,门铃再次响起,打断了苏羽安接下来的话。

    两人对视一眼,林浅连忙挣开了他的手,理了理耳边的碎发。

    门铃的叮咚声不断,透着一丝急切,不知道外面来的人是谁。

    林浅越过苏羽安,快步走到门边,从猫眼里看向外边。

    只一眼,她的俏脸微变。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