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天降爹地太粘人, 第230章 抢男人的行为值得表扬免费阅读

第230章 抢男人的行为值得表扬
    ()  将服务生打发了,林浅长呼了口气。

    微微抬眸,猛然发现包间里的所有人都盯着自己看。

    那些目光玩味又有深意。

    林浅老脸一红,后知后觉得发现自己刚刚的态度有多彪悍。

    真的像个泼妇一样耶。

    林浅杏眸闪闪,偷眼看向坐在沙发上的男人。

    男人一副云淡风清的样子,端着酒杯喝着酒,俊朗的脸庞在灯光的照射下散发着微醺的绯色,端得惑人。

    没反应?

    她把人给赶走了,他一点反应都没有?

    到底是生气还是不生气了呢?

    “林妹妹,看不出来啊,平时一副温温柔柔的样子,发起火来还挺有架式?不错不错!刚刚抢男人的行为值得表扬!”

    南宫黎看着林浅,一脸的戏谑。

    林浅无语,此刻只觉得不自在极了。

    抢男人?

    她哪有?

    咳咳!

    貌似刚刚她确实是不爽男人的行为,只想把男人身边碍眼的人都丢开!

    “阿黎,林浅脸皮薄,你别逗她了。”

    尹清澜拿着水果盘和一杯酒递给林浅,瞪了南宫黎一眼。

    南宫黎哈哈一笑,看了尹墨然一眼,狭长的眸子里闪过道道精光。

    “哎哎,这么坐着太没劲了。来来,我们来玩游戏吧!”

    今天,他可是做足了准备,非要让两人修成正果不可!

    南宫黎一声吼,所有的人都围了过来。

    “黎少,今天咱们玩什么有意思的游戏?”

    “不如,就玩击鼓传花!到哪个人那里停,那个人就必须接受我这个主人提出的要求,你们看如何?”

    南宫黎挑着眉,目光扫过林浅和尹墨然。

    这可是专门为他们定制的游戏啊!

    “好啊!”

    一帮人之前都让南宫黎告知过,知道今天的重头戏在尹墨然和林浅身上,所以没有任何疑问地附和道。

    “林浅,一会儿玩游戏别拘谨哦。”

    尹清澜一脸的揶揄,拉着她安置在尹墨然身侧。

    林浅眨了眨眼,视线落在身旁男人的两条逆天大长腿上,还在想着尹清澜的话。

    为什么要让她不要拘谨呢?

    难道他们玩游戏还能玩出花来?

    正想着,游戏开始了。

    林浅忙坐直了身体,看着南宫黎背对着他们敲起了小棍,众人则开始拿着一早就准备好的绸带花传递了起来。

    一旁的尹墨然慵懒地靠在沙发背上,对这种游戏压根不感兴趣。

    目光若有似无地投射在身旁的女人身上,耳边还回响着刚刚她讥讽服务生的话语。

    我家墨然!

    这几个字,他喜欢!

    还算这小女人识趣,懂得不着痕迹地让他消气。

    否则......

    尹墨然薄唇微抿。

    否则他也不知道两人会冷战到什么时候。

    不过,冷战的结果就是,他的心情是从未有过的烦躁。

    这个小女人,真的是会惹他生气!

    “尹总,到你了!”

    耳边传来男人催促的声音,尹墨然回神,就见自己的大腿上正放着一个大红的绸带花。

    咚的一声,鼓声停了。

    所有人都大笑着看向他。

    “尹总,要接受惩罚了。”

    “是啊,尹总,请接受主人家提出的要求。”

    “......”

    林浅同样眨着眼睛看着他,眼里闪烁着细碎的笑意。

    尹墨然有些无聊,正想将绸带花丢开,就听到南宫黎痞痞的声音响起。

    “老尹,哪怕你是我哥们,我也不会手下留情的。这样啊,我的要求就是,在场的所有人里,你挑一个人给她喂酒,并跟对方舌吻一分钟。”

    此话一出,在场的所有人都哄堂大笑起来。

    已经有爱闹的公子哥叫道:“尹总,找我找我!我不介意当一回受!”

    “哈哈,我也可以!”

    “我来我来!”

    “......”

    男人们争着抢着朝尹墨然叫喊,在场的女人们心里虽然知道这是专为林浅设计的游戏环节,却也眼巴巴地看着尹墨然,希望他还在跟林浅闹意见,把目标投向自己。

    而林浅在听清楚南宫黎的要求时,脑袋轰的一声像炸开了花。

    舌吻一分钟?

    他居然要让尹墨然跟一个人舌吻一分钟!

    这人,鬼主意怎么这么多啊?

    怪不得尹清澜在玩游戏之前就提醒过自己,要放开一点。

    那么尹墨然到底会选谁来舌吻呢?

    林浅莫名地紧张,一瞬不瞬地盯着尹墨然看。

    原本不屑玩游戏的尹墨然,把玩着手上的绸带花,目光扫过林浅,眸光里的幽光浮动。

    舌吻么?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

    呵!

    南宫黎这小子,亏他想得出来。

    不过,甚得他意。

    尹墨然无声地勾了勾唇,接过旁人递过来的酒杯,修长的手指轻轻一抽,将大红色的绸带花撒开,变成一块大大的喜帕。

    他看了林浅一眼,在她的注目中,手往上一扬,将那块喜帕盖到了女人的头上。

    *的薄唇抿了口酒,他修长的手指挑起那抹喜帕,扣住她的后脑勺,覆上了女人的红唇。

    眼前突如其来的黑暗,让林浅的思绪停滞。

    唇上一暖,微凉的酒液就渡了进来。

    林浅的瞳眸一缩,双手下意识地揪紧了男人的衣襟,感受着酒液的滋润以及男人那汹涌的情潮。

    心脏陡然跳动得厉害,林浅慢慢闭上了双眼,任由男人索取。

    耳边满是现场人们的口哨声和起哄声,林浅闭着眼,感官更加敏锐,只觉得自己的心快要跳出胸腔,脸臊红了一片。

    直到她觉得自己快要呼吸不畅时,尹墨然这才有些意犹味尽地松开了她,并将她头上的红色绸带拿掉。

    眼前恢复了明亮,林浅大口地呼吸着,一双水眸里泛着潋滟的光泽,眉眼里满是春意。

    尹墨然舌尖轻掠过薄唇,盯着她那娇艳欲滴的红唇,回味着刚刚女人那美好的滋味,眸色暗沉一片。

    “好好!不愧是我的好兄弟!开了一个好头啊!来来,游戏继续!”

    南宫黎笑得邪肆,朝着尹墨然挤了挤眼,一副得瑟的模样。

    尹墨然瞥了他一眼,勾起薄唇,将红绸带重新系好,递给了林浅。

    林浅的脸还滚烫着呢!

    她忙不迭地将手上的红绸花递给身边的尹清澜,脑海里还残留着刚刚的剪影。

    他刚刚将红绸花盖到了自己的头上,怎么有种新嫁娘的感觉呢!

    心,依旧呯呯直跳。

    这种心悸的滋味真的要人命了!

    林浅胡思乱想着,一双水眸游移不定,还没反应过来,咚的一声响,鼓声停了。

    她回神,呆呆地看着自己腿上的红绸花,一脸的懵逼。

    怎么回事?

    红绸花怎么跑她腿上来了?

    她不要啊!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