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天降爹地太粘人, 第351章 墨然救我免费阅读

第351章 墨然救我
    ()  林浅压着内心的异常,咬着唇看向第一个男人,不自觉地靠近了他。

    眼前的男人长相一般,身上一股难闻的味道,明明应该令人厌恶至极,可在此时却像块磁铁般散发着致命的*。

    林浅硬着头皮拉住了他,紧挨着他的身体,一脸受惊地躲在他的身侧,声音娇娇软软,“大哥,我怕。”

    感受到林浅的依赖,男人心里油然而生一股子自豪感。

    他拍了拍林浅的手,顺便揩了把油,“别怕别怕,哥哥一会儿会好好疼爱你的。”

    说着,他伸手搂住了她,就想亲她。

    林浅心里反感的要命,连忙偏头躲了一下,声线里带着哭腔,“大哥,你让他们先出去好不好?我只想陪你一个人,不喜欢被人围观。”

    女人的声线娇软,哭得梨花带雨的样子让人倍感心疼。

    男人吞了吞口水,盯着林浅水汪汪的大眼睛,像被蛊惑一般。

    “好好,小美人乖,别哭,我就让他们出去。”

    说着,他转头看向其他两人,“老三老四,你们先出去等着,让我单独陪陪小美人。”

    “什么?二哥,你想独享美人?”

    老四不干了,拧眉道。

    “嘿嘿,老四,小美人不想被人围观,我也不想被人盯着做那事。你们先出去等着,等我办完了事再说。”

    男人朝着两人挤挤眼,笑得猥琐。

    林浅躲在男人身侧,一颗心提得老高,杏眸紧锁着其他两个男人,就怕两人不肯离开。

    好在两个男人对视一眼,一人朝着林浅身边的男人不满道:“二哥,那你快点啊,别让我们等太久。”

    “知道知道,快走快走。”

    男人嘿嘿一笑,等两人出了门,就迫不及待地搂住了林浅,一张臭嘴朝她的脸上啃去。

    林浅反感至极,可心底却透着难言的*。

    她狠狠地掐了一下自己的手臂,让疼痛迫使自己保持清醒。

    眸光落在地上的那块板砖上,林浅咬着唇,半推半就地被男人推到了地上,伸手摸到了那块板砖。

    男人一脸的欲色,不顾一切地撕扯着林浅的衣服,林浅强忍着屈辱,一边配合着哼哼,一边在男人闭着眼享受时,捡起地上的砖头狠狠地砸向他的后脑勺。

    男人闷哼一声,林浅连忙用另一手握住了他的嘴,不让他出声惊动了外面的两人。

    她的声音故意放大,做出痛苦的叫声,随后手上的板砖再次狠狠扬起,砸向还没有昏迷过去的男人。

    一下两下,男人的瞳孔逐渐放大,脑袋耷拉着趴在她的身上一动不动。

    林浅吞咽着口水,吃力地将男人推开,心口剧烈地跳动着。

    身体里的躁意加紧张让她四肢一阵无力,她又用力地在腿上手上的软肉上掐了一把,让自己保持清醒。

    她要快点离开这儿!

    林浅深呼吸着,看了眼躺在地上的男人,当看到从他兜里掉出来的手机时,下意识地拿了起来。

    随后,她看了眼边上的窗户,快速地跑到窗子前,找到一张椅子站到上面爬了上去。

    还好,窗子可以打开。

    林浅心里一喜,匆匆打开了窗户,小小翼翼地往下爬去。

    外面漆黑一片,有月亮徐徐升起。

    地面上是一片荒废的菜地,林浅踩在松软的泥土上,被晚风一吹,身体一阵哆嗦。

    逃出来了吗?

    可这是哪里?

    她该往哪里走?

    林浅环顾四周,一片心慌意乱。

    脑海里闪过尹墨然高大挺拔的身影。

    此刻,她多希望他会像天神一样出现在她身边,快点把她救出去。

    尹墨然,他在哪里?

    他知不知道她被人绑走了?

    他早上跟她说过,他下午会去帮她接儿子的。

    他接了梓阳会不会打个电话给她?

    会不会发现她已经不见了啊!

    林浅捂着嘴,又慌又怕,眼泪模糊了双眼。

    脸上碰到冰冷的东西,她这才发现自己手上还拿着男人的手机。

    手机!

    对,她要快点拨打尹墨然的手机。

    她要让他来救她。

    林浅擦掉眼泪,急忙打开了手机,惊喜地发现男人的手机居然没有上锁。

    太好了。

    林浅一边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前跑,一边拨通了尹墨然的电话。

    电话响了好几声后终于接通。

    电流里传来沉冷的男音。

    “哪位?”

    “墨然,救我。”

    林浅没有控制住,哭泣着轻声喊道。

    “浅浅?出了什么事?你在哪里?”

    电话那端的尹墨然明显一惊,急忙问道。

    “我不知道,我去顾氏结账,被陆军迷晕带走了。这儿好像是一个村落。墨然,我好难受,我好害怕。”

    林浅哽咽着,握紧了手机,心却像是找到了主心骨一样稍稍安宁了些。

    “别怕,我马上手机定位,一定会找到你的。”

    电流里传来尹墨然沉稳的声线,透着令人心安的冷静。

    林浅用力地点了点头,带着哭腔道:“嗯,墨然,你快点。”

    “一定。”

    “......”

    与此同时,在屋外的两个男人听了一会儿壁角,隐约觉得不太对劲。

    “三哥,不对劲啊!这屋子里怎么没声音了?”

    “是啊!难道这二哥做那事喜欢闷头苦干?”

    “嘿嘿,那女的中了药,应该*声不断的啊。”

    “......”

    两人一脸猥琐的讨论着,这时去上了趟厕所的陆军大步折回。

    当看到两人在外面守着时,不禁皱了皱眉,“你们两个怎么在外面?”

    闻言,两人齐齐叫了一声大哥。

    其中一人道:“还不是二哥,说那个女人做那事不喜欢被人围观,非要让我们出来。”

    不喜欢被人围观?

    陆军的脸色明显一沉。

    他侧耳倾听着,却没有听到任何声音。

    “里面怎么没声音?”

    “这个,我们也正纳闷呢,二哥做那事怎么不带劲!”

    “蠢货!”

    陆军听出了不对劲,一把推开了大门。

    屋子里空荡荡的,借着他打开了手机亮光,可见地上躺着一个男人,而林浅早已不见了踪影。

    陆军的脸色一变,目光扫向打开的窗户,眼里的阴冷一闪而过。

    林浅,她居然逃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