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天降爹地太粘人, 第580章 最自律最稳重的男人免费阅读

第580章 最自律最稳重的男人
    ()  “瞧我,年纪大了,不中用了,才逛了一会儿,就累得不行了。”

    米齐华从兜里掏出一张黑卡,递给林浅,“浅浅,这是爸爸的卡,你看中了什么就买,别给爸爸省钱。爸爸就不继续陪你和你母亲逛下去了,我先回去了。”

    米齐华将卡塞到林浅的手里,视线又落在陈小曼的脸上。

    “小曼,我爱过你,也伤过你,如今,我依然爱着你,但却不会再伤你!只要你幸福快乐,我就满足了。小曼,不管将来如何,我只会记得,我们曾共同孕育过爱情结晶,你是浅浅的母亲,而我,是浅浅的父亲。”

    不管将来她会和谁在一起,他和她永远都会有一份牵绊。

    因为有林浅在!

    这就足够了!

    她和他永远都不可能断了联系!

    米齐华深深地看着陈小曼,最终笑了笑,转身离开。

    裴承恩站在一侧,看着米齐华突然的转变,心头的一块石头慢慢落地。

    这老男人还算听劝。

    这一次,是真打算放手了吗?

    米齐华越过裴承恩跟前,脚步微顿。

    “裴承恩,他们母女俩难得逛街说点私密话,你一个老男人怎么不识趣,老忤着做什么?还不快点回去陪你女儿,和我再杀上两盘棋?”

    这话,听着就像是老友间的互怼。

    裴承恩眸心微动,轻嘲一笑,“米齐华,你管得有点宽。”

    “裴承恩,在你陪了小曼这么多年的份上,你以为我乐意搭理你?”

    “呵呵,那我是不是还得受宠若惊啊?”

    “这个可以有。”

    “……”

    两人互怼一通,裴承恩睨了米齐华一眼,同样从兜里掏出一张卡递给林浅。

    “浅浅,拿着。想买什么尽管买!记住,必须要刷一单,不然,裴叔会难过。”

    老男人给了林浅黑卡,他怎么能示弱呢?

    好歹也是未来继父!

    看着裴承恩递过来的卡,再看着手上拿着的另一张卡,林浅哑然失笑。

    这种被人争相宠爱的感觉,她怎么那么胆战心惊啊!

    “裴承恩,就这么喜欢学我?你可真不要脸。”

    米齐华冷哼一声,转身大步朝外走去。

    “说谁呢?米齐华,谁不要脸?浅浅活到现在,你不过是提供了一粒*,尽过当父亲的责任吗?”

    裴承恩将卡塞到林浅手里,朝着陈小曼温柔一笑,随后转身,朝米齐华追过去。

    “裴承恩,我犯的错误我自会补偿,不用你在这儿冷嘲热讽。”

    “呵呵,做错了事,还不许别人说了?米齐华,我看不起你。”

    “裴承恩,你老实说吧,其实你就是妒忌。妒忌我和陈小曼有林浅这个亲生女儿。”

    “……”

    看着两个男人互怼着离开,陈小曼长吁了口气,无奈地摇了摇头。  这么多年来,她的工作生活当中也不是没接触过男人,但因着裴承恩的关系,周边的男人对她只敢远观。

    突然碰到像米齐华这样的,还真是让她有点吃不消!

    “妈,之前我们的话题还没聊完呢!”

    林浅挽住陈小曼的手,笑嘻嘻地一脸八卦样。

    之前聊的话题?

    小妮子是在问她,是不是真的决定和裴承恩在一起了?

    陈小曼默了默,“浅浅,我承认,现在在我的心里,承恩的比重确实要比你父亲来得重些。因为这么多年来,一直是他在照顾着我。”

    “当年,我在谷底遇到的他。接触下来发现,他是个外冷内热,傲娇又别扭的男人。他在山谷里养伤,我照顾着他,当时,我只把他当弟弟看待。后来,我因为没有记忆,无处可去,因此,在他的再三邀请下,就跟他回了家。再后来……”

    陈小曼顿了顿,“你应该知道的,裴灵的妈妈因为妒忌我的存在,让人绑了我,把我发卖到边界,后来裴承恩找到了我。”

    “或许是心里有残留的阴影,哪怕被抹去了记忆,我似乎打心眼里对男人产生了惧怕。因此,从那以后,我就打算和裴承恩保持距离。”

    “他很自责,看着我执意要离开他家,并没有像米齐华那样,用手段强迫我和他在一起,而是给了我自由的空间。”

    “他告诉我,他尊重我的选择,我想去哪里就去哪里,他会派人护我周全。他说到做到,我们有一个月的时间没见面,但每当我需要帮助或者遇到困难时,总有他的人出面,替我解决问题。”

    “当时我的心情是挺复杂的。于是我想要去工作,不想再去想感情的问题。可我不知道自己会什么,但感觉自己会的东西又挺多。于是我试着去找工作,但因为没有学历,也没有人生履历,大公司不可能要我,只能做一些普通的服务类工作。这个时候,他突然出现了,说要借钱给我,出资让我办一所艺术学院,让我担任学校校长。”

    “起初我是拒绝的,我怕自己没能力,但他很坚持。他说,如果亏钱了,就让我以身相许。如果我再拒绝他的提议,他就开始缠着我。”

    “我妥协了,于是给他写了借条,办了如今的艺术学院。他说我像向日葵般阳光而温暖,于是给我取了一个英文名叫sun,艺术学院也同样以sun命名。期间,我还遇到了各种各样的问题,都是他在一旁,不着痕迹地帮我摆平。这里面花了好几年的时间,慢慢的,我的心才渐渐向他敞开……”

    陈小曼伫立在展柜着,看着前方的虚空,静静地回忆着。

    保养得体的秀美脸上,在灯光的照射下,散发着幸福的柔光。

    “他那个人,真的是我见过的最自律最稳重的男人。他不近女色,对我也恪守君子之道。我曾一度怀疑,他的取向有问题。但后来我发现,他不过是隐忍着自己的*罢了。”

    “这一次,灵灵突然出事,我又遇到了你们,我能明显感觉到他的失控和不安。他在担心,担心我跟米齐华重修于好。”

    “其实他真的挺傻的,这么多年来,傻傻地像个忠心的骑士般守护着并不完美的我。所以,如果真要让我在两个男人之间选择,我会选择承恩。”

    “当然,假设没有承恩的出现,我想我也应该不会再选择和米齐华在一起。因为就算我没有记忆,可听着你们的叙述,我也能感觉到那份伤到至极的爱恨纠葛。我不知道从前的自己是怎样的一个人,但现在的我,应该是个洒脱的人。既然是一段过去,那就翻篇,我不喜欢炒冷饭。”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