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天降爹地太粘人, 第590章 真的不关我的事免费阅读

第590章 真的不关我的事
    ()  见古丽莎要靠近,尹墨然一个冷眸扫过去,警告的意味很浓。

    古丽莎抽泣声一顿,被他的眼神所震慑到,吓得站在原地不再敢靠近。

    一旁的黑衣人将一个药瓶递给尹墨然,“尹总,这是古小姐和黑市的人交易的东西,抱歉,黑市那边的人没追上。”

    尹墨然接过药瓶看了一眼,冷锐的目光扫向古丽莎,“说吧,这是什么?”

    古丽莎缩了缩脖子,不哼声。

    尹墨然定定地看着她,将药瓶丢给黑衣人,“不肯说?那就用实际行动表现。把药水给我灌进她的嘴里。”

    一声令下,黑衣人领命,大步走到了古丽莎的跟前,一把抓住了她。

    “不要!”

    古丽莎一脸的惊慌失措,拼命地踢打着黑衣人。

    黑衣人冷着脸钳制住她,另一只手打开了药瓶。

    “不要!墨然哥,我说,我说就是了!”

    她不想喝这该死的药水,事到如今,她也只能说实话了!

    尹墨然抬手做了个手势,制止了黑衣人的动作。

    黑衣人收起药瓶,退到了一边。

    古丽莎擦着红红的眼眶,低声道:“这药瓶里装的是可以让人失去一部分记忆的药物。”

    让人失去一部分记忆的药物?

    尹墨然眸心微动,一下子就想明白了古丽莎这么做的意图。

    母亲醒了,古丽莎怕她的行径暴露,所以想用这种药水抹去她妈妈的记忆?

    还真是想得到!

    尹墨然的脸色沉冷,看着古丽莎冷声道:“所以,我妈是你推下楼的?把事情给我一五一十地说清楚!”

    事到如今,古丽莎也知道没有隐瞒的必要。

    她咬了咬唇,“是钟姨出的主意,说让我和你先把生米煮成熟饭。这样,你和林浅一定会分手的。所以,我们就联系了黑市的卖家,问他们买了*,又找了个借口把你叫回来找机会让你服下。”

    古丽莎顿了顿,“然后,在楼上,你体内的药效发作,就把我当成了林浅。再然后,阿姨发现了不对劲,她要赶我走,我们在拉扯时,她不小心摔下了楼。墨然哥,真的不关我的事!是阿姨自己摔下楼的!”

    古丽莎又强调了一下,试探去拉尹墨然的手。

    尹墨然一把甩开她,神情冷冽。

    “所以,等我妈摔下楼后,你就进了我的房间,用湿毛巾替我擦脸,让我尽快清醒过来,然后又跑出去,故意陷害浅浅,说是浅浅把我妈推下楼的,让我和浅浅之间发生嫌隙?古丽莎,这一套计策玩得很溜啊!”

    男人的语气满是森冷,古丽莎缩着脖子,一脸柔弱地看着尹墨然,“墨然哥,我知道错了,我不该听钟姨的怂恿,也不该因为喜欢你而睁一只闭一只眼,按着钟姨的方法对你用药,墨然哥,你原谅我好不好?”

    一番话,又把责任全部推给了钟丽芬。

    尹墨然冷冷地看着她,眼里满是厌恶。

    这种心机叵测的女人,也不知道姨妈喜欢她什么?

    这时,古丽莎的手机响了起来。

    黑衣人拿起手机,递给了尹墨然。

    尹墨然扫了一眼,见是钟丽芬打来的,抿着薄唇接通。

    电流里传来钟丽芬的声音,“丽莎,我在家里怎么没看到你?难道你还没从黑市回来吗?”

    听到这话,尹墨然这才淡淡出声,“姨妈,你和古丽莎的戏也该到此为止了。”  “墨,墨然!”

    电话那端的钟丽芬明显一慌。

    尹墨然冷勾起唇角,“姨妈,去医院吧。妈今天就会醒,不知道你面对她时,会不会有所愧疚!”

    挂了电话,尹墨然看了古丽莎一眼,无视她柔弱的表情,示意黑衣人把她一起带去医院!

    回到医院,钟丽芬也刚巧匆匆赶到。

    当他看到尹墨然的冷脸时,不免一阵心虚。

    “墨然,我……”

    尹墨然摆了摆手,不想听她的解释。

    “姨妈,黑市卖给你们药物的人是谁?你哪来的消息,知道那里有药?”

    妈妈为什么会摔下楼,他已经了解清楚了。

    现在他只想知道,这些药品的来历。

    会不会查到跟七爷相关的蛛丝马迹。

    闻言,钟丽芬叹了口气,“墨然,你姨父在这方面也有点人脉,我瞒着他找了中间人给我在其中牵的线。至于是谁卖给我的,我也不知道。”

    她也不知道是谁卖给的她?

    线索就此中断。

    尹墨然薄唇轻抿,没有说话。

    钟丽芬看着神情冷肃的外甥,动了动唇,讪讪道:“墨然,你是不是在怪姨妈?其实姨妈也是为你好,那个林浅……”

    “姨妈,如果你不是我姨妈,我想,你现在就不会好端端地站在我面前了。”

    尹墨然打断了钟丽芬的话,嗓音冷冽,透着一股子杀意。

    钟丽芬一噎,看着尹墨然冷峻的面容,仗着自己是长辈的身份叫道:“墨然,你这是什么态度?你忘了姨妈从小对你怎样了?就为了林浅那个死丫头,你要和我生分吗?”

    “姨妈,事到如今,你还没有反省吗?”

    尹墨然拧着眉,“现在害我妈躺在床上的女人是谁?是林浅还是古丽莎?就算林浅再不好,她也没有害过我妈!而那古丽莎心思不纯,出了事就陷害林浅,被我抓住后又说所有的事都是你指使的,这种两面三刀,没有担当,又满嘴谎言的女人,你真觉得可以配得上我?”

    姨妈的性格他还是有所了解的。

    她会出主意,但她绝不会伤害自己的母亲。

    她在傻傻地被古丽莎利用!

    一番话,让钟丽芬的脸色一阵变幻。

    她定定地看着尹墨然,动了动唇喃喃道:“丽莎真的说所有的事情都是我指使的?可我只是让人买了*而已。后来她再去黑市,是她自己的主意啊!”

    是她错了吗?

    一切都是她太一厢情愿了吗?

    或许是吧!

    钟丽芬心生悔意,站着不语。

    这时,不远处有脚步声传来。

    尹墨然抬眸,就见林浅踩着高跟鞋快步走来。

    披肩直发随着她的走动而轻轻摇曳着,一件格子大衣搭在手里,走得似乎有点急。

    尹墨然冷峻的神色瞬间就柔和了下来。  他大步迎了上去,接过了她手里的大衣,眉眼含笑,“跑慢一点。”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