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天降爹地太粘人, 第618章 又上新闻免费阅读

第618章 又上新闻
    ()  翌日。

    林浅一大早起来亲自在厨房里忙碌着。

    她给尹清澜煲了粥,准备一会儿送去医院。

    别墅里很安静。

    三小只还在睡着。

    尹墨然也还在楼上洗漱。

    只有厨房里飘散着早餐的香气。

    嘀滴两声,是放置在一旁的手机发出的声音。

    林浅将早餐做的差不多了,于是脱下围裙,拿起手机翻了翻。

    这是几个平台推出的新闻。

    林浅随意点开了一条,却在看到上面的内容时,原本淡然的神情微微一变。

    怎么会是有关尹墨然的新闻?

    林浅抿着红唇,细细地翻看着,脸色一阵变幻。

    “又见豪门奇闻!嫁为人妇的养女,还爱慕着自己的哥哥!不堪伦理道德的束缚否?”

    新闻的标题引人遐想,下面更是配了一组模糊的图片。

    可哪怕再模糊,林浅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图片中的男人女人,是尹墨然和尹清澜。

    在图的下面,还有一则音频。

    她点开来,里面就传出了尹清澜的声音。

    “我就是喜欢我哥,那又怎样!我和他没有血缘关系,我喜欢他!”

    音频很短,只有这两句话。

    林浅的手握紧了手机,反应过来,只觉得这话有些熟悉。

    这不是昨天在病房里,尹清澜因为心情不好,而故意说的负气话吗?

    是谁录了音,还截取了一部分音频传到了上!

    这是要故意带节奏的情形啊!

    “老婆,在看什么?”

    耳边传来男人低磁的嗓音。

    她的身上一暖,是尹墨然抱住了她。

    林浅顾不得跟他腻歪,连忙挣开他的怀抱,小脸绷着,“墨然,出事了。”

    出事了?

    尹墨然脸上的笑容微顿,还没来得及问话,他的手机也响了起来。

    “谁来的电话?是不是韩晨?”

    林浅心里有预感,这个时候打来电话的,一定是韩晨。

    毕竟,上的新闻发酵,做为尹墨然的特助,他总是第一个发现的。

    尹墨然看了手机一眼,在看到上面的名字时,微一挑眉。

    还真是韩晨!  尹墨然看了林浅一眼,接通了电话。

    “有事?”

    “尹总,你看新闻了没有,出了点事。”

    尹墨然不语,一旁的林浅已经将自己的手机递到了他的跟前,示意他看。

    尹墨然垂眸,看着新闻上的内容,脸上的神情冷了下来。

    “让公关部门尽快把新闻压下去。”

    又有人在兴风作浪!

    如今尹氏集团刚安稳两天,这个时候,出任何一点不利于他的谣言,对公司都会造成极大的影响。

    他可以预见,今天董事会那些老甲鱼又会有一番闹腾!

    “新闻一出,我就已经交待了下去,但我怕这次没那么容易压下去。”

    韩晨开口道:“因为就在刚刚,公关部门给我发消息,说背后有股势力在阻挠。热度刚压下去,对方就再拿出来炒。我让人查了一下,炒作的人应该是尹景沉。”

    又是尹景沉!

    尹墨然的眉头紧拧,“我知道了,让公关部门想办法拿其他的事件炒作,来转移公众的视线。至于这件事,我会另外想办法处理。”

    有尹景沉在暗中推波助澜,今天这则新闻恐怕没那么容易压下去。

    他该用什么办法来应对?

    还有今天这则新闻,到底是谁搞出来的!

    难道是尹景沉派人跟踪他,然后无意中录下来的?

    不!

    昨天在医院,当时在场的人都是自己人。

    尹景沉就算派人跟踪,也录不到这种音频。

    新闻上的音频绝对是当时在场的人,其中一人录下来的。

    他和林浅绝对不可能。

    南宫黎和他母亲也不可能。

    所以,答案只有一个了!

    尹墨然冷着一张脸,黑眸沉沉。

    一旁的林浅抬眸看着他,一脸的担忧,“墨然,尹景沉又在搞鬼吗?现在该怎么办?”

    林浅的话打断了尹墨然的思路。

    他看着女人清亮的眼神中透露出来的担忧,伸手将她的纤手包裹。

    “老婆,是时候向大众公布我们的婚期了!”

    林浅:“……”

    他们的婚事,和现在的这事有关联吗?

    医院,同样看到新闻的南宫黎黑眸一眯,尽显冷冽。

    怎么会出这种新闻的!

    肯定是李思思!

    这个女人,是在报复他对她的傲慢吗?  正思索着,他手里的电话响了起来。

    南宫黎急忙调成了静音模式,看了眼还在睡梦中的尹清澜,大步走到了病房外。

    电话是自己的母亲打来的。

    他深吐了口气,接通了电话,“妈。”

    “儿子,你看到新闻了吧?简直丢人!你爸正在家里发火呢!你还不快回来安抚安抚你爸?你说你,娶谁不好,非要娶尹清澜,瞧瞧现在,家里被她弄得乌烟瘴气的。”

    南宫夫人在电话那头一番数落,电话这边的南宫黎脸色不太好看。

    “妈,这件事怎么能怪到清澜头上?她不过是一时说的负气话。俗话说,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要怪,就怪某些别有居心的人,为什么会录音,还把录音发到上去?”

    听到这话,电话那端的南宫夫人连忙道:“你在怪思思?思思一大早就给我打电话解释了。她昨天陪我来医院,在病房里刚巧有人给她打电话,她怕打扰到我们,于是摁掉了,但不小心滑到了拍摄状态,这才把当时的场景录了下来。”

    “等她回去后,她的小姐妹约她喝茶,她一时替你不值,就把这件事告诉给了小姐妹听。她也不知道小姐妹怎么会把录音发到上去的,她已经向我道歉了。”

    “说来说去,这件事根本怪不了别人,如果尹清澜没有那种龌龊思想,怎么会被人抓到把柄!”

    南宫夫人替李思思做着解释,话里话外就一个意思,那就是李思思是无辜的,要怪就怪尹清澜。

    南宫黎无语,轻嘲一声道:“妈,这种鬼话你也信?李思思就是朵心机叵测的白莲花,我要是娶了她,那家里才会被她弄得乌烟瘴气!妈,以后没事你少跟她接触,像这种女人,什么时候害了你都不知道!”

    “不是,儿子……”

    “好了,妈,我还有事要处理,就先这样吧。”

    南宫黎挂了电话,抬头看向上方,深吐了口气。

    这都是什么事啊!

    捏了捏眉心,他想了想,连忙给尹墨然打电话。

    “老尹,新闻你看到了吧?怎么还没压下去?”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