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天降爹地太粘人, 第693章 别对着孩子下手免费阅读

第693章 别对着孩子下手
    ()  郁盛,这个死*来了!

    米浅一惊,起身就将兄妹俩护在身后。

    陈沐沐像是感受到了危险一般,缩在米浅的身后,手紧抓着她的衣摆,探出脑袋一脸怯怯地看一眼郁盛,又赶紧将脑袋缩了回去。

    陈沐风小嘴紧抿,目光紧锁住郁盛,在触上他阴冷的目光时,从米浅的身后跨了出来。

    “七爷,我坦白,火是我放的。”

    他在米浅被抓来时就认出了她是谁。

    那是林子睿的妈咪,是妹妹在变傻时,还在念叨着对不起的小男孩的母亲。

    他不能眼睁睁地看见她被那几个坏人伤害,所以一时情急,就放了把火,好让他们停止行动。

    他没想后果,但就算要被惩罚,他也不后悔。

    “沐风,过来。”

    米浅见陈沐风就这么跳出去承认了,又惊又怕,一把将他拉到自己的身侧。

    陈沐风看了米浅一眼,微微弯了弯唇角,心里暖暖的。

    一直以来,他都被当成棋子,看人脸色,接着一个又一个没有人情的任务。

    第一次被人担心。

    这种被人担心的感觉,很陌生,也很温暖。

    郁盛的视线在米浅和陈沐风身上来回扫视,最后落在陈沐风身上。

    他阴阴一笑,慢慢走到了他跟前。

    米浅一惊,揽着陈沐风肩膀的手用了点力,人下意识地想往后退。

    陈沐风站在原地没有动,只是脸色有些白。

    郁盛定定地看着陈沐风,下一秒,直接扬手,狠狠地扇了陈沐风一巴掌。

    “陈沐风,你的胆子越来越大了!”

    阴森森的语气饱含着怒气,犹如恶魔般让人恐惧又憎恨。

    米浅又惊又怒,用力搂住被扇到站立不稳的陈沐风,大骂道:“郁盛,你干嘛打他?他还是个孩子,你到底是不是人?”

    “坏蛋,不许打我哥哥!”

    躲在米浅身后的陈沐沐突然像只暴怒的小猫咪,直冲到郁盛面前,朝着他拳打脚踢。

    郁盛冷着脸躲开,一旁的黑衣人立即上前,一把将她像拎小鸡般拎到了一旁。

    “放开她,你别打她!”

    米浅一脸的焦急,看着黑衣人禁锢着陈沐沐,手已经掐住了她的颈脖。

    陈沐沐难受得大哭,“哥哥,漂亮姐姐,呜呜!”

    “沐沐!你快放开她!”

    米浅又恨又急,只恨自己没用,没法保护这对兄妹。

    陈沐风只觉得耳朵里一阵耳鸣,什么也听不真切。

    嘴巴里一阵腥味,嘴角已经被打破了。

    他擦掉嘴角溢出的鲜血,看着妹妹被掐着脖子,心头一紧,扑通一声跪在了郁盛面前。

    “七爷,一人做事一人当,你要怎么惩罚我都可以,还请你放了我妹妹。”  郁盛掏出一块白色手帕,擦了擦自己的手,丢给了自己的随从。

    他也不说话,只是任由黑衣人掐着陈沐沐的脖子,看着陈沐沐的脸色越来越白。

    米浅的胸脯一阵起伏,她瞧准了机会,快步冲到黑衣人面前,从他的手里抢过一把尖刀,直接架在他的脖子上。

    “放开她,否则,我一刀要了你的命!”

    女人的嗓音狠戾,一脸的绝决。

    黑衣人一惊,慢慢松开了陈沐沐的脖子。

    “哇,漂亮姐姐,沐沐痛痛。”

    陈沐沐一下子躲到了米浅的身后,捂着脖子边哭边咳。

    米浅顾不上安慰她,只是反手拍了拍她的手臂,一脸警惕地看着郁盛。

    郁盛阴着一张脸,一脸玩味地盯着米浅,脸上写满了逗弄。

    就像是看着溺水之人是如何垂死挣扎的。

    *!

    米浅深吐了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她手握着尖刀做着防卫,“七爷,他们都还是孩子,你要是男人,就别对着孩子下手。”

    女人头发凌乱,浑身狼狈不堪。

    明明身处弱势,可那双眼睛却透着坚定的倔强。

    郁盛的舌尖舔了舔后牙槽,玩味一笑,“米浅,你的护花使者还挺多,才刚进入我的老窝,就让我的手下对我不忠,不愧是尹家少夫人,有魅力!不过……”

    郁盛玩味的脸色一变,一把抓住陈沐风的头发,迫使他抬起头来,“你不用激我,敢背叛我的人,哪怕是三岁孩子,我都不会放过!”

    男人阴测测的语气满是狠意,陈沐风小嘴巴紧抿,一言不发。

    米浅的心一片慌乱,她的视线落在自己手里的刀上,下一秒,直接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七爷,放过他们,否则,我立刻死在你面前!”

    米浅的举动,让郁盛的眼里闪过一丝意外。

    他松开了手,饶有兴趣地看着米浅,“你拿死威胁我?有趣!米浅,你以为你是谁?怎么就认为,我不想让你死呢?你该明白,你是尹墨然的女人,我抓你过来,可不是让你活着的!”

    “你当然不想让我活着,但你更不想马上就让我死。”

    米浅将刀往脖子里送了几分,“因为,你想到我生不如死,你更想看到尹墨然痛苦又拿你没办法的样子!所以,你不会让我马上死掉!如果我死了,你岂不是少了很多乐趣?”

    死*!

    他的思绪不能和常人一样理解。

    他玩的就是一个*!

    人的生命在他眼里根本不值一提。

    所以她就赌一把,赌他不想让她死!

    米浅振振有词,看着郁盛一脸的倔强和坚定。

    郁盛摸了摸下巴,眼里的兴味之色更浓了。

    屋子里寂静无声,只有陈沐沐小声的啜泣声和咳嗽声。

    米浅的喉咙如同被人扼住,紧绷着无法呼吸。

    半晌,在她的忐忑中,终于听到了郁盛的声音。  “呵,有点意思!米浅,你真的让我刮目相看!行,我不会要这两个叛徒的命,但是,死罪可逃,活罪难饶!来人,把这两人给我关到地窑去,打一顿,再饿上他们一天!”

    郁盛一声命下,黑衣人齐齐称是,就想将两人带走。

    米浅的胸脯一阵起伏,就想阻止他们,“不要,放开他们,你们凭什么这样做?”

    “米浅,别给你脸不要脸!再啰嗦,你信不信我直接结果了你!”

    郁盛不耐烦了,瞪着米浅冷声道。

    一旁的黑衣人一个健步上前,直接将她手里的刀给夺了过去。

    米浅张了张嘴,眼睁睁看着手里的武器被夺,郁闷又气愤。

    好没用的自己!

    “阿姨,别担心,没事的。”

    陈沐风朝着米浅微微一笑,眸光晶亮。

    阿姨保住了他的性命,真的好暖心!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