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天降爹地太粘人, 第714章 你现在是什么想法免费阅读

第714章 你现在是什么想法
    ()  尹墨然再次跟齐琨道了谢,随后让池带他去和傅队汇合。

    毕竟,还有重要事情要他帮忙,他暂时是回不了幽谷了。

    等人离开,米浅长呼了口气,心情微松。

    她和尹墨然一样的想法,相信有齐琨在,陈沐沐至少能恢复成普通人的样子。

    不会像现在这样成为痴傻儿童。

    “沐风,别担心,你们都是好孩子,相信好人有好报。”

    米浅见陈沐风沉默不语,温柔地安抚了一句。

    陈沐风看向她,重重地点了点头。

    他相信从现在开始,自己和妹妹的新生就会开始。

    因为遇到了他们这些好人。

    叩叩的敲门声响起,几人回头,就见苏羽安手里拎着大包小包走了进来。

    “浅浅,堂哥,我给你们买了点吃的。”

    苏羽安将食盒放到桌子上,神情淡淡。

    “羽安,辛苦你了。”

    米浅笑着道谢,想到方彤,连忙问道:“小彤醒了吗?她还好吧?”

    这一次,方彤被尹景沉掳走,苏羽安跟着过来营救她,两人的关系是不是可以进一步啦?

    “醒了。”

    苏羽安点了点头,“但是……”

    “但是什么?”

    米浅一愣,询问道。

    苏羽安默了默,“她对我很冷淡,大概……是在怪我在悬崖上,没有第一时间去救她吧。”

    米浅:“……”

    什么情况?

    她怎么不知道有这种事情发生?

    “不是,羽安,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当时在悬崖上,她被郁盛用炝指着,心里紧张到了极点,根本没精力去管其他的事,所以压根没在意方彤那边的情况。

    苏羽安没在第一时间去救她?

    那他第一时间救的是谁?

    她记得当时她快摔下悬崖,是尹墨然和他一起将她拉上来的。

    该不会是……

    米浅的心咚的一跳,睁大了眼睛紧盯着苏羽安。

    “当时狙击手打中了郁盛和尹景沉,我是打算去救她的,但我看到你被郁盛拉到了悬崖边上,我怕堂哥一个人没法救你,所以……”

    所以,他选择第一时间救她!

    米浅吞了吞口水,一时有些无措。

    惨了惨了!  她是不是要被方彤误会了?

    之前方彤对她和苏羽安的关系,就有说不清道不明的想法,那现在……

    米浅懊恼又自责。

    友情和爱情这种东西真的很说啊!

    如果是别的事情,或许解释一两句就翻篇了。

    可事关生死之事,相信不管哪个女人,当看到心爱的男人,在第一时间选择救援的人不是自己,而是他的初恋,心里没有一点想法是不可能的。

    “小彤一个人在病房里是吗?我去看看她,你们别跟进来。”

    米浅定了定神,决定去和方彤单独谈谈。

    不知道方彤现在是不是在怪她,她得和她把话敞开了说。

    她不想失去这个好友。

    看着米浅离开,苏羽安动了动唇,没有动弹。

    一旁的尹墨然拍了拍他的肩膀,眸色深深地看着他。

    “羽安,你现在是什么想法?”

    他很感谢苏羽安在米浅有危险时,能第一时间跳出来救她。

    但自己的女人一直被她的初恋惦记着,这种感觉,真的很令人不爽。

    “堂哥,救浅浅并不代表我还对她抱有幻想。当时在悬崖上,看到的是她更有危险,离我也更近一点,所以我才会毫不犹豫地选择救她。”

    苏羽安深知尹墨然的想法,看着他郑重开口。

    当时的情况,让他无暇想太多。

    米浅离悬崖更近,而方彤……

    苏羽安抿了抿唇,他是愧对她的,没有第一时间去救她。

    但当时他看到池劲和几个自己人在朝她的方向逼近,他相信,没有他,方彤也能被自己人救。

    因此,他才会弃她而选择去救米浅。

    只是,理论是这样,但情感上,相信他对方彤这样解释,人家大概是不屑听的。

    “好,我信你。”

    尹墨然听到苏羽安的话,嘴角勾了勾,“但方彤大概会对你有想法,所以你现在究竟有什么打算?对于方彤,你到底想不想和人家在一起?”

    想不想和人家在一起?

    他……应该是想的!

    苏羽安默了默,“堂哥,我想明白了,我希望往后余生,能有她陪在我身边,一起看晨曦日落。”

    人生就是这么戏剧。

    兜兜转转,当他打算对她敞开心扉,想和她开始一段新恋情时,又遇到了这样的境况。

    不知道方彤现在是什么想法。

    大概会把自己拒之门外了。

    苏羽安无奈一笑,一旁的尹墨然拍了拍他的肩膀,“有目标就好,加油吧。”

    两人之间有点磨难也不是坏事。

    至少不太顺利才得到的爱人,才能让人铭记在心。  希望这个堂弟最终将人拿下,免得他还有空余的心思惦记着别人的老婆!

    那端,米浅推开了方彤病房的门走了进去。

    方彤正闭目养神,听到声音,侧头看了过来。

    “小浅儿,你来了。”

    米浅嗯了一声,快步走到床边,将正准备起身的方彤扶了起来。

    方彤理了理头发,见米浅直直地盯着自己,摸了摸自己的脸蛋戏谑了一句,“小浅儿,我知道自己美,你也不用这么直勾勾地盯着我看吧。”

    这说话的方式,和之前一样呢!

    她心里到底有没有在怪自己?

    米浅抿了抿唇,伸手握住了方彤的手,“小彤,我听苏羽安说了,你……有没有什么想要和我说的?”

    闻言,方彤脸上的笑意微敛,随后又弯起了唇角,“小浅儿,你想让我对你说什么?说我讨厌你?说我恨死你了?说我以后和你老死不相往来么?”

    这话,听着好戳人心啊!

    米浅心头一紧,握紧了方彤的手,一脸的紧张,“小彤,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一辈子,不,是几辈子都不想听到这些话。”

    “嘶,你轻一点,我的手都要被你捏碎了。”

    方彤美目翻了翻,看着米浅仓皇松开的表情,好笑地叹了口气。

    她反手握住米浅的手,“小浅儿,你也太小瞧我了。原来在你眼里,我就是那种心胸狭窄的女人?”

    她确实有一瞬间的难受。

    毕竟,她也是女人,生死攸关的时刻,自己所爱的男人却舍弃了自己,任谁的心里都不好过。

    她又不是圣人!

    这是人之常情。

    但她还不会把这种失望和难过牵怒于自己的闺蜜。

    友情和爱情,她还是分得清对错的。

    只能说,自己在男人的心里份量还不够重。

    这无关他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