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天降爹地太粘人, 第782章 他为什么自残免费阅读

第782章 他为什么自残
    ()  出了输液室,尹墨然搂住米浅的细腰,在她耳边低语,“老婆,今天你不太对劲。”

    米浅停下脚步,抬着下巴看着他,娇娇道:“哪里不对劲了?”

    “今天的你特别粘我,特别有女主人的架势。”

    尹墨然轻抚过她的秀发,满眼宠溺。

    米浅伸手帮他整理着衣服,笑得意味深长,“是啊,我老公这么招风引蝶,我得多操多少心?”

    她又不缺心眼。

    孙梦竹这么频繁地接近自家老公,她总要留个心眼吧!

    “老婆,你这是在变相地夸我帅么?”

    “呵呵,是呀,老帅哥!”

    “帅哥就帅哥,为什么要加一个老字?”

    “因为你不是小鲜肉了呀!”

    “老婆,你信不信,我会当众吻你?”

    “……”

    两人说笑着,米浅的视线不经意一瞥,就见了两抹熟悉的身影。

    “咦,老公,我看到清澜和南宫黎了。”

    两人怎么也会在这个小地方的医院里?

    尹墨然顺着米浅的视线看过去,同样看到了两人。

    “阿黎和我说过,清澜的父亲家就在南湾镇,他今天大概是陪清澜回家的。”

    就是不知道,两人怎么会出现在医院。

    难道是清澜的父亲生病了?

    尹墨然拉着米浅往两人方向走。

    米浅叫了一声,“清澜。”

    尹清澜回头,眼里闪过一丝惊讶。

    “哥,嫂子,你们怎么来了?”

    “公事。”

    尹墨然言简意赅,目光扫向南宫黎,“你们怎么会在医院?谁住院了?”

    南宫黎手里正拿着化验单,他看了尹清澜一眼,说道:“住院的人也可以称为清澜的表弟,他自残住院了。”

    自残住院?

    尹墨然和米浅对视一眼,都是一脸的惊讶。

    “他为什么自残?”米浅忍不住问道。

    南宫黎默了默,伸手揽住尹清澜,“这件事说起来和清澜有关。”

    和尹清澜有关?

    米浅看向尹清澜,就见她抿着红唇,神情复杂。

    “前几天,清澜被他父亲找到的新闻,相关记者都报道过。这件事,不光引起了大众的注意,也引起了警方的注意。”

    “他们重视起清澜当年被拐的事件,所以今早过来调查当年拐走清澜的人贩子,这就牵扯到了把清澜卖给人贩子的远房亲戚。远房亲戚被带走问话,她的儿子为了恳求我们放过他的母亲,就拿刀自残,说替他母亲赎罪,这不,就被我们送来医院了。”  南宫黎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讲了一遍。

    尹墨然和米浅听得仔细,这才恍然大悟。

    “原来是这样!那现在你们打算怎么办?要告那个远房亲戚吗?”米浅询问道。

    南宫黎侧头看了尹清澜一眼,“清澜说算了,不想再追究这件事,所以我们也没打算告那个远房亲戚。那人交待完了,就被送回家了。”

    “是的,我不想再追究这件事。”

    尹清澜弯了弯唇角,“把我卖掉的人固然有错,但我也是因祸得福,最后被妈收养了。更何况,她儿子自己捅了自己一刀,还是就这么算了吧。”

    虽然远房亲戚确实该得到法律的制裁,但他儿子以自残的方式恳求她,让她有被震撼到。

    人心都是肉长的,她选择原谅。

    “清澜,你太善良了。”

    米浅笑看着尹清澜,说了一句。

    尹清澜笑笑,指了指前面的病房,“他正在挂点滴,我们得过去看他。”

    “好。”

    米浅和尹墨然跟在后面,也想见一见这个替母受过的男人长什么样。

    只是,刚到病房门口,里面就传来一阵动静。

    紧接着,有人拉开房门冲了出来。

    年轻男子穿着病号服,惨白着一张脸,双眼猩红。

    “王小军,你干什么?”

    南宫黎一把拉住男人,询问道。

    “放开我,我要回去!我妈出事了,我要回去!”

    王小军用力地挣扎着,手腕上裹着的纱布已经红了一片。

    “王小军,你给我冷静一点,到底出什么事了!”

    南宫黎用力控制着王小军,一旁的尹墨然也上前一步帮忙。

    王小军胸膛一阵起伏,哭喊道:“刚刚警方给我打来电话,说我家里煤气罐爆炸,我妈她……死了!”

    什么!

    怎么会这样?

    四人同时一怔,都很震惊。

    王小军的脸上满是泪痕,他看着前面的尹清澜,激动地指着她道:“都是你害的!你为什么要回来?为什么!”

    这关尹清澜什么事!

    南宫黎用力地控制着他,怒声道:“王小军,你给我搞清楚一件事,做错事的人是你妈,我老婆才是受害者,她已经选择了原谅,你还想怎样?”

    “我不要听这些鬼话!就是她害死了我妈!”

    王小军大声哭喊着,神情激动,“如果不是她回来,我妈怎么可能被警方传唤?如果不被问话,她就不会被吓到,以至于忘了关煤气罐!”

    这是什么歪理!

    南宫黎忍无可忍,看着朝他们跑过来的医生道:“医生,给他打镇定剂。”

    “放开我,你们放开我,我要回去找我妈!”

    王小军大哭大喊着,却无法挣脱,被南宫黎和尹墨然禁锢到了床上。  看着医生给王小军注入了镇定剂,病房里终于安静下来。

    尹清澜捂着嘴,眼里涌出了泪光。

    一旁的米浅急忙搂住她,轻抚着她的脊背,以示安抚。

    “清澜,你别难过,这不是你的错。”

    可别把王小军的话往心里去。

    尹清澜心口闷闷的,她吸了吸鼻子,说道:“王小军的母亲三十三岁才怀上的他,后来她丈夫又出了意外死了,是她一个人把王小军拉扯大的。”

    “他们母子俩的感情很深,不然王小军也不会为了母亲求情而做出自残行为。如今他母亲突然出意外死了,又是在这个节骨眼上,想来王小军一时半会儿过不去这个坎了。”

    虽然这不是她的错,可她做为当事人之一,心里也不好受。

    她既然选择了原谅,就没想过要对方付出代价。

    而且这份代价有点大!

    “清澜,这些都是命中注定的,那是意外,跟你无关。”

    米浅柔声安慰着。

    尹清澜点点头,接过米浅的纸巾,擦掉眼泪。

    “清澜,你哭什么?他母亲出事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你别胡思乱想啊!”

    南宫黎安顿好了王小军,走到尹清澜身侧替她擦眼泪。

    米浅让出了位置,被尹墨然揽在怀里。

    “阿黎说得没错,到饭点了,先吃饭。”

    “对,清澜,听说这里的鱼特别新鲜,我们尝尝去。”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