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天降爹地太粘人, 第826章 一定有人在暗中布局免费阅读

第826章 一定有人在暗中布局
    ()  草丛里,池寂一脸的兴奋。

    池劲真的跳崖了!

    这么高的悬崖摔下去,肯定死翘翘了。

    这个小杂碎就这样死了!

    那个森,一下子就解决了他的后顾之忧呢!

    从今以后,再也没人跟自己争夺池家继承权了!

    想想就兴奋!

    池寂轻笑,看着黑衣人仰天长笑,一把拎起孙梦竹,想要将她推下悬崖,就想拨开草丛出去。

    只听呯的一声,悬崖边的黑衣人身形一滞,随后松开了孙梦竹,慢慢转头,捂着胸口,踉跄着摔到了地上。

    警车和几辆轿车疾驰而来。

    是警方和池劲的人来了!

    池寂脊背一凉,连忙缩回了身体。

    看来池劲来之前就报了警。

    幸好他聪明,全程都由森出面,把他摘了出去。

    如今森也死了,没有谁能知道,他和这件案子有关。

    万事大吉了!

    池寂冷冷一笑,悄悄离开。

    悬崖边,傅队带着人马匆匆赶到。

    一同前来的还有池劲的手下。

    其中一人将神情呆滞的孙梦竹拉起来,声音有些哽咽,“嫂子,你没事吧!大哥吩咐过,不管他是生是死,都要确保你的安全。”

    听到这话,孙梦竹直勾勾的眼珠子动了动,眼泪再次溢了出来。

    她一把拉住男人的胳膊,大叫道:“你们快去找他,快去找他啊!他不会死的,他是个祸害,是条九尾狐,一定不会死的!你们快去找他!”

    那个*,痞子,就是个祸害,是只老狐狸!

    祸害遗千年,狐狸有九条命!

    他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死去!

    池劲!

    等我!

    我绝不会让你就这么离开我的生命!

    ……

    废弃的仓库。

    南宫黎居高临下地看着被手下压趴在地上的道士,冷声开口,“说,谁让你弄虚作假的?”

    闻言,道士眼神躲闪,却道:“老板,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就是顺应天意,替贵夫人做法驱邪啊!”

    还敢狡辩!

    有些人,就是皮痒了!

    南宫黎冷冷一笑,给了手下一个眼神。  手下会意,直接将道士拎起来猛揍。

    道士一阵鬼哭狼嚎,连连求饶。

    “别打了别打了,饶了我吧!我说,我什么都说。”

    听到这话,南宫黎挥了挥手,让手下停手。

    他居高临下地盯着像死狗一样道士,呵道:“还不快说!”

    “是是,我说。”

    道士被揍得鼻青脸肿,他捂着胸口,吐了一口血唾沫,一脸惊惧地看着南宫黎,“可是老板,你要我说什么啊!我就是利用乡村老人的思想落后,装装样子,做场法事让他们有一点心理安慰,背后没有人指使我啊。”

    他就是个神棍!

    骗点钱财而已!

    这位大老板,到底要问他什么?

    “呵!嘴还挺硬?行啊!你要是不肯说,那就打到你肯说为止!”

    南宫黎眉眼里满是戾气,再次给了手下一个眼神。

    拳头如雨点般地打在身上,道士连连痛哭求饶。

    “老板,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啊!我冤枉啊,我真的冤枉啊!没有人让我弄虚作假,我就是个神棍而已!”

    “是吗?那你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会有鬼火追着我夫人跑?”

    南宫黎盯着惨叫的道士,厉声问道。

    “我,我也不知道啊!说不定她身上真有脏东西。老板,我求你,放过我吧!我除了做神棍,骗点钱花花,真的没有受什么人指使啊!”

    道士被打得奄奄一息,断断续续地开着口。

    被打成这样了还不承认?

    究竟是他真的没人指使,还是他死鸭子嘴硬?

    南宫黎眉心紧蹙,看着出气多进气少的男人,冷声道:“邹军,我查过你,你在十几年前就利用村民的无知骗财骗色,一直到现在。其中,你谎话联翩,不断与上门求做法事的村妇有染,还致几名村妇怀孕,你这样的行为,只要我举报,你必被收监。”

    “所以,现在有两条路给你选择。一是告诉我,到底是谁指使你弄虚作假的,只要你说出*,我就放过你。二是我直接将举报材料上报,让你下辈子在牢里度过。你自己看着办!”

    一番话,让道士挣扎着往南宫黎跟前爬。

    “老板,我求你放过我吧!我下次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用这种方式骗人了。我说的都是真话,我真的没有受人指使啊!”

    还是不肯说!

    南宫黎眉心拧得更紧了,看着男人爬到自己脚边,吸了口气晕了过去,俊脸沉沉。

    都晕过去了,还是没有交代!

    看来这件事真的只是意外么?

    不!

    他有直觉,这件事一定有人在暗中布局。

    磷火的产生是自然现象,如果有懂化学的人,也许就能制造出这种景象。

    懂化学的人!

    南宫黎的脑袋里再次闪过什么,顿时薄唇紧抿。

    会是他想的那样吗?

    “boss,他晕过去了,该怎么处理?”  手下征求着南宫黎的意见。

    南宫黎踢了踢晕过去的男人,冷声道:“将他送去警局!这种人,早该被收监了!”

    ……

    南宫黎的别墅。

    尹清澜给王静递了杯水。

    “谢谢。”

    王静喝了口水,看着尹清澜消瘦的脸庞,问道:“姐,你没事吧?做了法事后,是不是感觉整个人都轻松一点?”

    闻言,尹清澜理了理耳边的秀发,弯了弯唇角。

    她知道王静的担忧。

    就是怕自己身上的脏东西还没被去除干净,依旧会让小宝生病。

    “是轻松一点了。小静,我给小宝买了几样玩具,我去房间拿给你吧。”

    尹清澜不想纠结这件事,于是快速转移了话题。

    “姐,我听村里人说,姐夫好像很生气,他还被你打伤了,你们是不是吵架了?”

    王静起身,跟着尹清澜进了他们的房间。

    看来那则她在街上发疯的视频很快就被禁了,以至于王静只听到了传言,并不清楚*。

    尹清澜苦笑,“还好,阿黎人太好了,就算我伤害了他,他也一直包容我。”

    “那倒是!姐夫真的是我见过的最优秀的男人。姐,你是前辈子积了德,才会找到这样的丈夫。哪像我,找了你弟那样的男人,一点用都没有。”

    王静撇撇嘴,抱怨道。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