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天降爹地太粘人, 第866章 没有被人治傻免费阅读

第866章 没有被人治傻
    ()  想到心中的那人,孙梦竹的鼻子一酸,差点落泪。

    她急忙抬眸看向上方,让情绪平静下来。

    “各位,准备上场了。”

    工作人员来催场,孙梦竹稳了稳心神,将手机交给助理,准备上场。

    这时,从外面走进来几人,中间的女人一身修身连衣裙,迈着高傲的步伐在孙梦竹跟前站定。

    “哟,大名鼎鼎的孙梦竹,居然走内衣秀啊!啧啧,这身材不错哦,也不知道会让多少男观众流口水呢。”

    叶楚楚肆无忌惮地打量着孙梦竹,一脸的讽刺。

    孙梦竹淡淡地瞥了她一眼,一言不发地越过她。

    “哎?我跟你说话,你聋了吗?”

    叶楚楚一把拉住孙梦竹的手,一脸的趾高气扬。

    孙梦竹用力一甩,将叶楚楚甩开。

    “你在和我说话么?我只听到一只得了狂犬病的疯狗在乱吠。”

    叶楚楚:“……”

    她在骂自己是条得了狂犬病的疯狗!

    *!

    都落魄成这样了,还跩什么跩!

    叶楚楚狠狠地剐了孙梦竹出去的背影一眼,理了理自己的*浪卷。

    今天心情好,就不跟这个*一般见识。

    方彤被神秘人带走,她现在又成了星光传媒的顶梁柱。

    想想就高兴。

    只可惜,苏羽安还在找她。

    不愧是她看上的男人,还是那么执着而深情。

    可为什么他就是不把目光投到自己身上呢?

    想到这,叶楚楚脸上的笑意一敛,眼里满是不甘。

    ……

    新安村。

    阳光很是明媚。

    连绵的山脉起伏间,满是郁郁葱葱。

    李诚出了大门,沐浴在阳光中,眯着眼睛活动着身体。

    空气里满是青草的味道,没有一丝喧嚣,让人倍感平静。

    身后一阵悉簌声,他回头,就见秦落手里拿着大包,朝门外走来。

    “秦落,你要去哪儿?”

    他醒来已经好几天了,对她的感觉也不再陌生。

    这里的一切,他也在逐步熟悉。

    除了还没和这个山庄上的其他人有过交流,这个小家里的人和物都让他逐渐倍感亲切。  “今天天气好,我要去晒一晒草药,你要去吗?”

    秦落弯着唇角,笑着问道。

    “好啊!”

    他求之不得!

    一直呆在家里,他快要憋出毛病来了。

    秦落轻笑,将手上的一个袋子递给他,“呶,这里是草药,很轻的,你能不能拿得动?”

    闻言,李诚挑了挑眉,伸手接过了她手上的袋子。

    “女人,我说过,我是男人。能不能,行不行,这种不确定的词,就别当着我的面说了,懂?”

    他的身体虽然还在康复期,但也没有弱不禁风到像个病娇男吧!

    他已经是个正常男人了!

    还是个霸道男?

    秦落看着挺直腰板的男人,杏眸闪闪。

    骨子里的东西,哪怕失忆了也不会忘记。

    “在发什么呆?往哪里走?”

    见秦落没有跟上来,李诚挑了挑眉,探究道。

    “往左边走。”

    秦落回神,快步跟了上去。

    她不想去管那么多。

    这是上苍给她的礼物,她要好好珍惜。

    李诚是醒来后第一次走出家门。

    看着四下的几户人家,再看着不远处的山山水水,他道:“秦落,我们这个村庄看起来很落后,这里应该没什么人居住吧?”

    房子是白墙黑瓦,外面爬满了爬山虎,有种陈旧的古朴味道。

    天空很蓝,河水很清。

    这里应该远离繁华的闹市区。

    否则,这里的环境不会这么山清水秀。

    “是的。新安村因为四面环山,所以交通很不发达。也有开发商想要来开发,但都被这里的地理环境吓退了。所以,我们这个村落里的年轻人都出去打工了,有能力的人也都迁徙到交通便宜的镇上,现在村上只剩下一些没什么经济实力的老人和孩子。”

    秦落开口解释,看着不远处走来的老人,朝着他笑笑。

    老人看了她一眼,又看向李诚,在他们走近时,笑着和秦落打招呼,“小落,又去晒草药啊。”

    “是的,王叔,阿诚哥醒了。”

    秦落弯了弯唇角,指了指一旁的李诚。

    “哦哦,醒了好啊!真好!”

    老人连连点头,深深地看了李诚一眼,随后笑着离开。

    这一眼,让李诚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像是在看陌生人,却又特意保持着熟稔。

    “在想什么?小心踩到狗屎。”  秦落拉了李诚一眼,打断了他的思绪。

    他垂眸,看了眼一旁的狗屎,连忙躲开。

    “啧,这狗屎一看就是野狗拉的。要是在城里面,清洁工早就来收拾掉了。”

    城里?

    清洁工?

    所以,他曾经生活在市区?

    不然就不会有这种脱口而出的比较。

    秦落拎着袋子的手微紧,她一声不吭地走到一片干净的地面,将袋子里的草药铺开。

    李诚同样将草药一一铺开。

    看着地上散发着药味的一味味草药,他挑了挑眉,俯身一一看过。

    “秦落,这些都是草药?”

    “是啊!当然是草药。呶,这个是……”

    秦落利落地整理着地上的草药,给李诚一一讲解。

    李诚静静地听着,随手拿起身旁的一款草药,若有所思。

    “秦落,你说我以前是药剂师,那应该很懂药材才对。可我怎么对这些草药一点印象都没有呢?”

    难道是因为撞到了头,连带着之前的技能都消失了?

    秦落整理的动作一顿,眼皮倏地一跳。

    这个问题,她该怎么回答他?

    “阿诚哥,都怪我,你摔下悬崖后,我没把你及时送医,而是利用了我的中医术,在家里给你诊治。也许是因此,你才忘了曾经的一切。不过没关系的,有我在,我一定会重新教会你的。”

    撒了一个谎,就需要无数的谎去圆回来。

    可她依旧执着着。

    “呵!你以为你是神医在世么?居然不把我及时送医?”

    李诚闻着手里的草药,一脸嫌弃地丢开。

    “阿诚哥,我们在村里,可就是神医一样的存在呢!”

    秦落轻笑,“这不,你没去医院,不也好好地站在我面前么?足可见,我的医术有多高明。”

    “把人治成什么都不懂的傻子?这也叫医术高明?”

    “阿诚哥,这是几?”

    秦落伸出两个手指头,笑着问道。

    “这当然是二了!”

    “哦,还好,你很聪明啊,没有被我治傻。”

    李诚:“……”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