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天降爹地太粘人, 第964章 无关爱情免费阅读

第964章 无关爱情
    ()  池劲拧着眉,只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但傅队那边的消息肯定不会有误,因此,他也没再多说什么。

    聊了几句后,他就挂了电话。

    一个和他一样的线人,为什么会对自己有敌意?

    或许是秦落看错了?

    嘀,手机有信息进来。

    池劲微微垂眸扫了一眼,是陆诚思的信息。

    “池总,感谢你和孙小姐救了我妹妹,明天一定赏脸吃个饭。地址就在……”

    陆诚思请他吃饭!

    而且还是在影视城附近。

    池劲眸心微动,发了一个好字过去。

    就在影视城附近吃饭,那孙梦竹会来吗?

    应该会来的吧?

    毕竟,救出陆嫣,孙梦竹也帮了不少忙啊!

    更何况,陆诚思选吃饭地址,怎么会选在影视城附近?

    绝对是因为要凑孙梦竹的时间啊。

    想到自己明天有可能会见到她,池劲的精神莫名的亢奋。

    “阿劲哥,还没睡?”

    秦落敲门进来了。

    池劲脸上的笑意一顿,嗯了一声道:“马上就睡了。”

    “阿劲哥,明天我休息,所以做了点开胃小菜,打算送去给李姨,我们一起去吧。”

    秦落没错过池劲眼里的光亮,眸心动了动。

    “明天?也好。”

    池劲微一迟疑,触到秦落探究的眼神,点了点头。

    李姨进了疗养院,他们还没去看过她,应该她的。

    只是上午而已,不耽误中午的邀约。

    “那你早点睡,别熬夜。”

    秦落见池劲欣然同意,笑着退了出去。

    “你也是,早点睡。”

    池劲点了点头,想到傅队跟他说的话,“对了,秦落,那个弗兰基傅队查过了,没有问题。”

    没有问题么?

    难道是自己看走眼了?

    秦落秀眉微拧,没有多说什么。

    翌日。

    私人疗养院。  李母见到秦落和池劲来看她,很是高兴。

    “小落,阿劲,你们来了!”

    “李姨,我刚在门口看到你,差点没认出来,我还以为走错病房了。”

    秦落将东西交给护工,走过去扶住李母,开口道。

    “是吗?为什么啊?”李母笑着问道。

    “因为你变样了啊!变得好年轻,和我站一起,就跟我姐似的。阿劲哥,你说是不是?”

    秦落恭维着李母,还不忘让池劲做个评价。

    “是。”

    池劲笑,点头附和。

    李母的精神很好,皮肤也变白了,人也摆脱了轮椅,整个人看着比在乡村时确实年轻了不少。

    可见她在疗养院里被照顾得相当不错。

    “瞧你们俩,嘴巴真甜。”

    李母被哄得笑得合不拢嘴,示意两人坐下,“我是托了你们的福啊,在这里过得很舒心。”

    这里吃得好,被照顾得也好。

    她还交了几个朋友,闲时就唠嗑,日子过得相当有滋味。

    “都是阿劲哥的功劳,你过得好,我们就放心了。”

    秦落看了眼池劲,眼里满是情意。

    “是啊!这是我们俩的福气。”

    李母笑意微敛,也许是想到了自己的儿子,看着池劲叹了口气。

    “李姨,我好久没照顾你了,手好痒,现在帮你剪个指甲吧,一会儿再帮你洗个头。”

    秦落见李母脸上的忧色,知道她想起了李诚,连忙打岔。

    “哎呀,你来就来,别忙了!”

    “没事,李姨,剪子在哪里?”

    “小落,我看你好像瘦了?”

    “哪有!李姨,阿劲哥把我照顾得太好了,我都胖了三斤了。”

    “哈哈,是吗?胖点好。”

    “……”

    秦落有一搭没一搭地和李母聊着天。

    池劲全程在一旁笑看着,不时搭一把手。

    两人就像母女一样唠嗑,这样的场景看着很温情。

    兜里的手机响起,池劲说了声抱歉,掏出手机走到外面接电话。

    电话是小武打来的,跟他沟通一下工作进程。

    等打完电话,池劲看着手机上的时间,眸光定定。

    已经快十点半了,陆诚思和他约好的见面时间是十一点。

    突然背后莫名的冒汗。  也不知道是因为激动还是期盼。

    “阿劲哥,你在想什么?是不是有工作要忙?”

    秦落走到门外,见池劲在发呆,询问道。

    池劲回神,看了里面一眼,“是有点事,你忙完了?”

    “我还想帮李姨洗个澡,搓个背什么的,她不让,说有护工在。”

    秦落看了眼正在和护工说话的李母,笑了笑,随后道:“是不是公司有事?那我们和李姨说一声,先走吧。”

    “咳,秦落,中午我有个饭局。”

    池劲想到陆诚思的邀约,没想把秦落带过去。

    “是有应酬吗?”

    秦落看着池劲有些不自然的脸色,脸上的笑意微敛。

    “不是应酬,就一个朋友请吃饭。”

    “哪个朋友?我认识吗?”

    “你不认识。”

    “我不认识的朋友?那不能介绍我认识认识吗?”

    秦落不依不饶,看着池劲问道。

    池劲直视着她,脸上的神情慢慢淡了下来。

    “秦落……”

    莫名的有点不太喜欢这样的追根问底。

    他想要一点自由空间。

    “噗!阿劲哥,我跟你开玩笑的,别当真。”

    秦落扑哧一声笑出声来,“好了,你有事就先走吧,我再陪一会儿李姨。”

    看着秦落的笑脸,池劲绷着的脸这才微松。

    “好,我跟李妈打声招呼再走。”

    幸好她不是胡搅蛮缠的女人。

    不然,他会更感到头疼。

    看着池劲和李母打完招呼后大步离开的背影,秦落强装的笑脸慢慢敛去。

    他还没恢复记忆,身边都有什么朋友呢?

    到底是怎样的朋友,她不配知道呢?

    原来,他还是把她排在他的生活外面呢!

    如果今天换作是孙梦竹,他也不会告诉她实情吗?

    还是说,他去见的人就是孙梦竹?

    不然,他为什么刚刚会有不自然的表情?

    “小落,你和他的关系,还是没进一步吗?”

    李母看着秦落落寞的表情,心里叹了口气。

    秦落勉强笑笑,手指蜷了蜷,没有说话。  也许,她只能一辈子当他的救命恩人了。

    无关爱情!

    心里莫名的酸涩。

    “好孩子,你那么好,他不选择你是他的损失。你要是打算放弃,就和李姨回乡村去。”

    李母心疼秦落,开口道。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