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天降爹地太粘人, 第990章 不是情敌的关系吗免费阅读

第990章 不是情敌的关系吗
    ()  []

    “好了,别哭了,再哭你爸也不会回来了。”

    池夫人红着眼眶,跟着抹了一把眼泪。

    “都怪你,你看把大哥惯成什么样了?”

    池星染气道:“如果不是大哥在外面胡作非为,家里怎么会变成这样!以后你让我在外人面前还能抬得起头吗?”

    她原本是高高在上的千金大小姐,可现在,家里出了一个逃犯,还是个杀人犯,她真的丢脸丢到太平洋去了!

    “那你想怎样?”

    池夫人无奈道:“他是你亲大哥,你要大义灭亲吗?你要怪,就怪那个野种,都是那个野种不好!”

    听到这话,池星染不说话了。

    毕竟,事情已经到这个地步了,她不可能真的去举报自己的亲大哥。

    她要怪,当然也只会怪池劲。

    池星染擦掉眼泪,问道:“爸的尸体呢?”

    “在殡仪馆,等我整理一下,就准备替你爸办丧事。”

    池夫人叹了口气,胸口也闷闷的。

    两人正想上楼,池夫人的手机嘀了一声,有信息进来。

    池夫人停下脚步,拿起手机看了一眼。

    当看到上面的视频时,她不禁大惊失色,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妈,你怎么了?”

    池星染急忙扶住她。

    “完了,染染,怎么办?”

    池夫人的手在哆嗦,抓着池星染一阵结巴。

    “到底怎么了?谁发来的信息?”

    池星染一把抽过池夫人的手机,好奇地看去。

    里面正放着一段视频。

    上面清晰地记录着池厉锋摔下楼的全过程。

    有人拍下了当时的画面,并把视频发给了池夫人!

    池星染的脸色一变,一时呆愣在原地。

    “染染,怎么办?妈该怎么办?有人拍下了视频,这下全完了!”

    是谁?

    到底是谁拍下的这则视频?

    明明当天是晚上,家里根本没人啊!

    现在她要怎么办才好!

    “别慌,看看再说。”

    池星染极力保持着镇定,发了一条信息过去。

    “你是谁?你想干什么?”

    先要弄清楚对方的意图。

    接下来才能做打算。

    “池夫人,准备好一千万,赎下这个视频,否则,我就把视频公布于众。”

    对方回了一句。

    这是敲诈!

    池星染握紧了手机,按着这个电话号码拨了过去。

    对方直接摁断了,几秒钟后,又发来了信息。

    “不用打电话过来,池夫人你就说同不同意吧。”

    不肯接电话,是怕暴露自己的身份!

    这个人,肯定是熟人!

    池星染正想回信息,门口突然传来敲门声。

    两人同时一惊,池夫人更是吓得摔到了地上。

    “妈,你冷静一点。”

    池星染比池夫人稍稍镇定一点,走到门口,从门厅里朝外看去。

    门外,正站着孙梦竹和秦落以及小武。

    池星染拧眉,眼里满是疑惑。

    “妈,是二哥的那两个女人。”

    闻言,池夫人脸色一阵变幻,“野种的女人?难道发信息的人是他们?”

    “应该不会,要是发信息的人是他们,这不是多此一举吗?”

    池星染摇摇头。

    要是他们手里有视频,还不马上交给警方,替池劲申冤?

    “先开门,看看他们想干什么?”

    池夫人烦躁又心虚,示意池星染开门。

    池星染看了眼手机,先回了一句:给我一点时间考虑一下。

    对方要是长时间收不到回应,可别真的把视频公布于众。

    “给你五分钟时间考虑。”

    五分钟。

    池星染将手机还给池夫人,随后整理了一下衣服,把门打开。

    “你们来干嘛?”

    池星染高抬着下巴,一脸的冷傲。

    池夫人也上前一步,冷眼看着孙梦竹。

    “池夫人,我就是想来问问情况。”

    孙梦竹一把推开池星染,自顾自地走了进去。

    秦落和小武同时跟了进去。

    “谁让你们进来的?出去!”

    池夫人气愤,指着门口叫道。

    “池夫人,请你把当时发生的情况再和我们说一遍吧。真的是阿劲把他父亲推下楼的?那他是怎么推的?在哪个地方推的?”

    孙梦竹看着池夫人,面无表情地问道。

    “没错!池夫人,阿劲说他根本没有把他父亲推下来,一定是你们陷害的他。你最好跟我们说实话!”

    秦落紧接着说了一句。

    池夫人眸光一闪,满是心虚。

    但转瞬即逝。

    “笑话,我为什么要跟你们说这些?你们要是想知道情况,就去问警方啊!”

    想来套话?

    他们以为自己是谁啊?

    “真有意思,你们两个不是情敌的关系吗?现在倒像是闺蜜一样呢!原来自己喜欢的男人也可以共同分享么?”

    池星染看着两人,嘲讽了一句。

    孙梦竹和秦落对视一眼,彼此眼里都闪过什么。

    大敌当前,他们两个压根就没想过这层关系。

    现在,他们只希望池劲能平平安安的出来!

    “你是池小姐吧,这是我们俩的事,就不劳你操心了。”

    孙梦竹说道:“好歹你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希望你能劝劝你母亲,赶紧把实情讲出来,以争取宽大处理。”

    这话说的,是吃定了这件事和池夫人有关。

    池夫人脸色一阵变幻,目光不经意一瞥,见小武不知什么时候去了楼上,此时正在下楼。

    “你干什么?在我们家里乱跑什么?出去,赶紧给我出去!再不出去,我要告你们私闯民宅!”

    小武已经走到一楼,他看了眼孙梦竹,不着痕迹地点了点头,随后冷着一张脸,站到孙梦竹身侧。

    “出去!我妈让你们出去!你们耳朵聋了吧?”

    池星染见三人站着不动,开始朝他们丢东西。

    小武连忙挡在孙梦竹和秦落面前,脸色沉冷一片。

    “小武,我们走。”

    他们来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是可以走了。

    孙梦竹看着池夫人,“池夫人,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我相信,老天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

    说完,三个人转身离开。

    池夫人的脸色一阵青白交替,呯的一声用力将门关上。

    身体靠在门板上,一阵发虚。

    嘀!

    手机有信息传来。

    池夫人像只惊弓之鸟,被吓得身体一抖。

    “妈,五分钟到了,是那个人来催了。”

    池星染顾不上其它,快步走过去,从池夫人的兜里拿出了手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