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天降爹地太粘人, 第999章 女人的反复无常免费阅读

第999章 女人的反复无常
    ()  []

    陆诚思深吸口气,秉着好男不跟女斗的想法,没好气说道:“我送我妹妹来这里学习设计。”

    妹妹出了那种事,只能暂时退学。

    她对设计有天分,所以他找了人脉,送她来a城学习设计。

    希望以后能从事设计这一块。

    刚刚他正请相熟的朋友娱乐,碰巧遇到了秦落被人缠住。

    “嗯,看来你确实是个有责任心的好男人。”

    秦落点点头,又夸了一句。

    陆诚思瞥了她一眼,有些骄傲地挺直了脊背。

    “你呢?怎么会在这儿?”

    “我来这儿开医学研讨会。晚上闲来无事,就去酒吧喝酒散心了。”

    秦落淡淡应了一句,沿着马路慢慢走着。

    女人的背影有些落寞。

    陆诚思想到孙梦竹和池劲的新闻,忍不住开了口。

    “秦医生,感情的事勉强不来的。你不能因为自己曾救过池劲,就想拥有他。要是池劲真和你在一起,我敢打赌将来你们也不会幸福的。因为他喜欢的人不是你。”

    听到这话,秦落的脚步一顿,有些炸毛。

    “陆诚思,我和你关系很好吗?需要你在这儿充当情圣?真的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赶紧离我远一点!”

    她已经退出了好吗?

    现在她只想关上门来自己舔舔伤口,这人哪儿冒出来的?

    在这儿对她指手画脚!

    “不是,秦医生,小心……”

    陆诚思见秦落不管不顾地过马路,而有辆车子正疾驰而来,急忙一把将她拉住。

    男人的怀抱很温暖。

    秦落靠在他的胸口,听着他强有力的心跳,突然鼻子有些发酸。

    她很累。

    她失恋了!

    其实很想要个臂弯,能让她痛哭一场。

    “陆诚思,你就只狗!多管闲事的狗!”

    秦落用力地捶打着他的肩膀,哇的一声哭出声来。

    陆诚思:“……”

    不是吧!

    这个冷淡得要命的女人居然在哭!

    而且还骂自己是只多管闲事的狗?

    陆诚思浑身僵硬,半晌,他拍着她的脊背,笑道:“是是,我就是只狗,就喜欢拿你这只耗子行了吧?”

    “你才是耗子,你全家都是耗子!”

    “我是狗,我全家都是狗才是啊!你全家才是耗子。”

    “陆诚思,你会不会哄女人?”

    “咳,那你饿不饿?我请你吃宵夜?”

    “陆诚思,你可真坏,让我陪你吃宵夜,是想让我肥死吗?”

    “姑奶奶,我去吃宵夜,你坐着喝水行吗?”

    “陆诚思,你真抠门,连宵夜都不舍得请。”

    陆诚思:“……”

    他终于见识到了女人的反复无常了!

    果然,世上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

    陆诚思一脸的生无可恋,好说歹说,才把人哄走。

    不远处的拐角,刚刚过去的车子里,女人握紧了方向盘,眼里满是幽怨。

    陆诚思,他又找到新欢了!

    他是她的男人,怎么可以去找其他女人!

    啪哒,车后门突然被拉开,有人快速地上了车。

    “谁!”

    李思思一惊,连忙朝后看去。

    男人掀了掀帽子,拉下口罩。

    “是你!”

    ……

    公寓。

    偌大的床上,孙梦竹睡得香甜。

    阳光透过纱窗,折射在她身上,让她睫毛颤颤快要醒来。

    *的手伸出了被窝,摸索着枕边人。

    等摸了个空,她慢慢睁开了双眼。

    入眼的是熟悉又陌生的环境。

    孙梦竹眨了眨眼,思绪慢慢恢复清明。

    这是池劲的家。

    昨晚,她跟他回家了!

    想到昨晚男人的表现,孙梦竹将被子蒙上,闻着被上残留的男人气息,娇羞一笑。

    唔!

    这算不算是和他修成正果了?

    不会再有变化了吧!

    好开森!

    “醒了吗?”

    头顶传来男人温柔的嗓音。

    孙梦竹眨了眨眼,猛地将被子掀开,朝着男人伸出了手。

    “阿劲。”

    “醒了?”

    池劲轻笑,坐到床沿上,任由孙梦竹抱住他的腰肢,“我做了早餐,醒了就起来吃早餐。”

    “可是我好累,还犯困。”

    孙梦竹双手不规矩地摩挲着他的身体,撒着娇。

    池劲的呼吸一沉,伸手摁住她不安分的手,“别闹,你的戏杀青了,是不是可以休息几天?赶紧起来吃了早餐再睡吧。”

    这女人,是打算要他的命吗?

    昨晚还没喂饱她?

    “那你喂我。”

    孙梦竹抬着眸子,朝着他抛媚眼。

    “小懒鬼。”

    池劲宠溺一笑,“行,我伺候你。”

    “呀,阿劲,你要把我抱哪里去?”

    “洗手间。你该不会想不刷牙不洗脸就吃早餐吧?”

    “嘻嘻,阿劲,你替我刷牙。”

    “好,你个巨婴。”

    “是呀,我是你巨婴老婆。老公,香一个。”

    “……”

    两人卿卿我我好一通胡闹,孙梦竹最后还是自己去了餐厅。

    看着桌上丰盛的早餐,再看着男人颀长俊朗的身影,孙梦竹满足了。

    只觉得自己是天底下最幸福的女人。

    苏家。

    方彤浏览着新闻,见池劲和孙梦竹终于在一起了,嘴角勾了勾。

    想了想,她拨通了孙梦竹的电话。

    “喂,方姐。”

    电流里传来孙梦竹欢快的声音。

    方彤轻笑,“在干嘛呢?是不是在池劲家?”

    “嘿,方彤,你是不是有千里眼?”

    “千里眼倒是没有,透视眼大概是有的。”

    方彤戏谑了一句,“一会儿陪我出去逛个街,再聊聊接下来的工作安排。”

    “啊?”

    “怎么?不愿意?嫌我打扰你和池劲的二人世界了?”

    方彤挑了挑眉,故意道。

    “哪有!男人什么的,哪有方姐重要啊!你等着,我马上来接你。”

    孙梦竹急忙拍着彩虹屁。

    方彤轻笑,挂了电话。

    她倒是不想打扰到人家的二人世界。

    可她现在无人可找着逛街啊。

    小浅儿的预产期快到了,她也不敢让她陪着去逛街。

    老公今天一早就去了公司。

    看看周边,也就自家艺人空了。

    刚好,公私合并。

    一小时后,孙梦竹开着车载着她去了商场。

    “昨晚过得很滋润啊?悠着点,别把人家榨干了。”

    方彤下了车,看着孙梦竹颈脖上的痕迹,打了一句。

    “嘿,他很n的好么?”

    孙梦竹挽着她的胳膊,两人进了商场,先去了一楼的一家珠宝专柜。

    “方姐,你是打算给米姐的孩子买礼物吗?”

    “嗯,顺便给你挑个首饰。你自己看看,喜欢哪款?”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