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天降爹地太粘人, 第1068章 为什么抱着其他女人免费阅读

第1068章 为什么抱着其他女人
    ()  夜漫漫。

    黎明的光影慢慢取代了黑暗。

    裴灵睁开了眼,看着头顶的天花板,思绪有些飘。

    她在家?

    后脑勺传来钝痛,她皱了皱眉,想摸一摸,却发现自己的手被人抓着。

    她转过头去,发现自己的手正被林宇紧紧地握着。

    而他正趴在床边睡着。

    裴灵眨了眨眼,昨晚的记忆纷涌而至。

    她记得自己和林宇去参加假面舞会,舞会上遇到了林晚晚和温谦默。

    再然后……

    裴灵想到林宇认错了人,抱着一个穿得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女人接吻,她就一阵来气。

    将手猛地地从林宇手里抽出来,裴灵从床上坐起来,想叫林宇。

    只是头部一阵晕眩加疼痛,裴灵嘶了一声,伸手摸了摸后脑勺。

    她被人打晕了?

    谁下的狠手啊!

    这时,林宇听到动静醒了过来。

    他看向裴灵,眼眶有几许红血丝,声音还带着一丝沙哑,“灵灵,你醒了。”

    裴灵摸着后脑勺瞪向他,“林宇,昨晚你都干嘛了?不是说不会认错人的吗?为什么会抱着其他女人,你还亲她?”

    闻言,林宇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他要怎么说昨天的事?

    很明显,是有人在算计他们两个。

    而最大的受害者就是她。

    “怎么不说话了?你倒是说话啊!”

    裴灵见林宇不哼声,撅着嘴道:“哼哼,果然男人的嘴骗人的鬼,我就不该信你。”

    林宇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想要握住裴灵的手,却被她娇娇地甩开。

    她在生他的气。

    他宁愿昨天出事的是他。

    林宇心里暗叹一声,走过去搂住她,“灵灵,脑袋还疼吗?”

    裴灵的嘴撅得更高了,想挣开他却被他紧紧搂住。

    “你干嘛啦,松开我。上次被林晚晚亲,这次又被别的女人亲,我讨厌死你。”

    裴灵气呼呼地开口。

    林宇抱紧了她,柔声哄着,“是是,都是我的错。”

    是他不好,没有保护好她。

    害她受到伤害。

    他现在只怕她看到那些新闻会崩溃。

    也不知道新闻有没有被撤掉了。

    “哎呀,你快勒死我了,松手啦。”

    裴灵当然也不是真的生气,撒了两声娇后就软了声气。

    林宇连忙松开了一些,摸了摸她的脑袋。

    裴灵拧着眉,问道:“是谁把我打晕的?昨天有没有发生什么事?”

    她也不傻,昨晚她的手机突然收到了照片,再加上她被人打晕,用脚趾头想想也知道,一定是有人故意引她上楼。

    为什么要引她上楼呢?

    还把她打晕了!

    “打晕你的人应该是个服务生,后来我及时赶到,把你带回家了。目前你爸正在调查这件事。”

    林宇微垂下眸子,挑挑捡捡的说道。

    裴叔跟他说了,当晚酒吧里的人都戴着面具,那个打晕裴灵的服务生并没有找到。

    而给裴灵发信息的号码也是个太空号。

    足可见背后之人是准备充足而来的。

    目的就是要搞臭裴灵。

    到底是谁和她有这么大的深仇大恨?

    而当晚在场的还有林晚晚。

    可裴叔的人也查了,她整晚一直和温谦默在一起,并没有出格的行为。

    难道是冲着他来的?

    毕竟他是当红艺人。

    脑海里一片繁乱,让人理不清头绪。

    “服务生为什么要打晕我?他想做什么呢?”

    裴灵一脸的疑惑。

    林宇握了握拳转移了话题。

    “好了灵灵,这件事你爸在查,你别动脑了。饿了吗?我去给你拿吃的。”

    裴灵的注意力被转移,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你不说我还不觉得,你一说我觉得好饿啊。现在几点了?我得上学去了。”

    她要上学?

    昨晚的新闻热度还没下去,他不能让她去学校。

    林宇连忙道:“灵灵,你头上有伤,在家休息两天再去学校吧。”

    “这么一点小伤,不碍事的。”

    裴灵下了床,不以为然道。

    “怎么是一点小伤呢?都肿了一个大包了,肯定不能去学校,在家好好休息,我陪着你。”

    林宇扶着她往洗手间走。

    裴灵歪头看他,撇撇嘴,“你不回去拍戏?果然男人献殷勤就是做了坏事。”

    林宇:“……”

    她要这样想,他也无所谓。

    就当是他做了坏事吧。

    裴灵见林宇不吭声,一把揪住了他:“你说,那个和我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是谁?你们后来怎样了?有没有那啥……”

    “那个女人说是我的粉丝,是她强吻我,我一发现不对劲就把她推开了,怎么可能和她那啥。”

    林宇无奈地说道。

    现在想来,那个女人肯定也是幕后之人故意安排的。

    真是打的一手好牌。

    “又强吻!你回来后有没有多洗几遍嘴巴?”

    裴灵撅着嘴气呼呼地问道。

    “洗了,我能不洗吗?”

    林宇揽着她往洗手间里走,“你要是还介意,你再帮我多洗几遍?”

    “哼哼,*嘛要找个艺人当男朋友啊!真讨厌。”

    裴灵冷哼一声,倒不是真的生气。

    林宇轻笑,揉了揉她的软发,陪她进洗手间。

    楼下。

    温谦默正跪在地上,头垂得低低的。

    他从医院出来后就来到了裴家。

    先是跪在别墅外,被仆人发现后,叫了裴承恩。

    等裴承恩让他进来后,他又跪在了裴承恩面前。

    裴承恩的脸色很冷,他定定地看着温谦默,抽出一条皮带,狠狠地甩在他的背上。

    温谦默闷哼一声,被抽得一个哆嗦。

    但他没有说话,而是强忍住了痛意。

    “承恩,可以了。”

    陈小曼从厨房里出来,见他这样,连忙说道。

    裴承恩收起了皮带,语气森冷。

    “知道我为什么抽你吗?”

    “知道。”

    温谦默定了定神,“因为我让灵灵受到伤害了。”

    裴承恩没有说话,将皮带丢到一边。

    如果不是知道他也是受人陷害,就凭他对自己女儿做的事,他不是光抽他一记就了事的了。

    “谦默,起来说话。”

    陈小曼示意温谦默起身。

    温谦默抬眸看了裴承恩一眼,有些不敢。

    裴承恩冷睨了他一眼,“没耳朵吗?”

    温谦默连忙起身,战战兢兢地坐到了沙发上。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