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天降爹地太粘人, 第1090章 你会不会有遗憾免费阅读

第1090章 你会不会有遗憾
    ()  入眼的是双目紧闭的楚夜霖。

    “阿霖,你快醒醒?”

    许心一叫了一声,可楚夜霖一动不动。

    天太黑,让她看不真切。

    许心一心里一片慌乱,费力地找到手机,打开了手机照明。

    灯光落在楚夜霖的头上,就见楚夜霖满头是血。

    “阿霖!你快醒醒!你别吓我啊!”

    许心一吓坏了,声音都带了几分哽咽。

    她环顾四周,发现他们随着缆车掉到了地面上。

    而缆车上的玻璃全碎了,车身也变形了。

    怎么办?

    “阿霖!”

    许心一伸手探向楚夜霖的鼻端,发现他还有呼吸。

    还好,他还活着!

    许心一费力地起身,想要把楚夜霖从车身里拖出来。

    这时,楚夜霖拧了拧眉,慢慢睁开了眼。

    “一一。”

    男人微弱的声音传来了,许心一抱他的动作一顿。

    “阿霖,你醒了?怎么样?感觉还好吗?”

    许心一一脸的惊喜,连忙用手机照向他的脸。

    楚夜霖别开了眼,躲开光照。

    “放心,死不了。因为不敢死,我死了,你会害怕的。”

    他还有心情开玩笑!

    从上面掉下来时,他就一直把自己搂在怀里。

    所以自己毫发无损,可他却血流满面。

    许心一想哭又想笑。

    “你还有力气贫?”

    楚夜霖轻笑,看了眼四周,拉着许心一费力地爬出了缆车。

    他同样拿出手机,打开照明功能,朝上探了探。

    漆黑的夜里,上面是一片星空,离得好遥远。

    “一一,我们还算命大,缆车掉下来时,被树给挡了一下。否则我们现在估计已经被震死了。”

    他们现在应该在悬崖底下。

    幸好两人命大。

    “阿霖,我一点事都没有,你呢?真的不碍事吗?”

    许心一扶住楚夜霖,一脸的担忧。

    “没事,就是头撞破了点皮。”

    楚夜霖装得淡定,不想让许心一担心。

    虽然他此刻头晕目眩地想吐,浑身也是酸疼的厉害,但他还能坚持。

    “走吧,看来今晚我们是出不去了,得先找个地方落个脚。”

    楚夜霖搂住许心一,拿着手机四处查看。

    许心一嗯了一声,两人相互搀扶着,边走边找落脚地。

    不知走了多久,楚夜霖眼尖地发现了一个洞穴。

    “一一,这边有个岩洞。”

    “嗯,阿霖,我们进去。”

    许心一也看到,扶着楚夜霖进去。

    洞岩里面很干燥,还有少许柴火,想来应该是探险的人,或者是猎人之类的人留下的。

    许心一让楚夜霖坐好,自己则跑去生火。

    楚夜霖头晕得厉害,他靠在岩壁上,看着许心一忙碌的身影,嘴角勾了勾。

    “一一,看不出来,你还有野外生存技能的。”

    许心一正在生火,听到这话,她弯了弯唇角。

    “我是去边界支援前,学过一点野外生存的必要技能,没想到在这儿用到了。”

    真的没想到有生之年,她和楚夜霖会遇到缆车事故。

    希望能平安度过。

    火焰燃起,照亮了两人的面容。

    许心一擦了擦汗,坐到了楚夜霖身边。

    看着楚夜霖头上的血渍,许心一一脸的心疼。

    “阿霖,疼吗?”

    “你帮我吹吹,我就不疼了。”

    楚夜霖看着许心一,适时地卖乖。

    许心一知道他故意在逗她,真的帮他吹了吹。

    “嗯,被吹了一口仙气,确实神清气爽。”

    楚夜霖将许心一搂进怀里,感叹了一句。

    许心一抿了抿唇,抱住了他的腰肢,听着他的心跳声。

    一下又一下,是那样的安宁。

    楚夜霖摸了摸她的秀发,柔声道:“睡一会儿吧,等睡醒了,应该就会有人来找我们了。”

    “我睡不着。”许心一低喃了一句。

    楚夜霖搂紧了她,戏谑了一句:“那不然,我们做点运动?累了应该就能睡着了。”

    许心一:“……”

    某人,又不正经了。

    许心一轻敲了一下他的胸膛,正想开口说话,却发现他的体温似乎有点高。

    许心一一愣,连忙抬头,就见楚夜霖正闭着眼,脸色微红。

    他发烧了!

    许心一一惊,探了探他的额头,“阿霖,你发烧了?”

    楚夜霖睁开眼,呼吸有点重。

    “没事,一一,我眯一会儿。”

    “不行,你别睡,你等我一下,我去外面找找,看有没有什么草药之类的东西。”

    许心一心焦,就准备起身。

    “一一,你等一下。”

    楚夜霖拉住了她。

    许心一看向他,“阿霖,你想说什么?”

    “一一,如果明天我突然死了,你有没有遗憾?”

    楚夜霖喘了口气,问了一句。

    许心一一愣,连忙呸了三声。

    “阿霖,不许胡说,我们会没事的。”

    “我只是说如果,如果我就这样死了,你会不会有遗憾?”

    楚夜霖握住许心一的手,没等她回答,就继续问道:“一一,我换个说法吧。今天我们算不算是同生共死过?”

    “嗯。”

    “那么生死之际,你脑袋里想的人是谁?”

    脑袋里想的人是谁?

    当然是他楚夜霖了!

    “是你。”

    许心一没有犹豫道。

    “一一,明天和意外谁也不知道哪个会先来,所以我们不要有遗憾好吗?如果我们明天能顺利出去,你能不能答应我,和焦金翰离婚,和我在一起?”

    楚夜霖握紧了许心一的手,黑眸定定地看着她。

    许心一同样回望着他,脑海里闪过无数的场景。

    他曾经对她的冷淡,之后的注目,再后来的穷追不舍,到现在的生死与共。

    她有什么理由不答应他?

    许心一的鼻腔有些发酸,她用力地点头,“阿霖,只要我们能出去,我什么都答应你。”

    她爱的人一直是他。

    经历过九死一生,只要他还活着,她要和他在一起!

    “一一,这是你自己承诺的,你再说一遍,我要录下来。”

    楚夜霖的黑眸晶亮,掏出手机,示意许心一再说一遍。

    许心一哭笑不得,依着楚夜霖,又说了一遍。

    “好了,这下定心了?快让我出去找草药。”

    “我和你一起去。”

    “不用了,你乖乖待着,等我回来。记住,一定不能睡着知道吗?”

    “好,听老婆的。老婆,要小心。”

    “……”

    焦家。

    焦金翰躺在床上,看着头顶的天花板,翻来覆去睡不着。

    许心一的电话为什么那么难打通?

    她和同事出去玩了?

    可她的性格,并不是喜欢热闹的性格啊?

    难道她在骗他?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