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天降爹地太粘人, 第1115章 看到了一丝恨意免费阅读

第1115章 看到了一丝恨意
    ()  “这肯定是记者捕风捉影,灵灵,你不要相信。”

    陈小曼走到裴承恩身侧,看着裴灵道:“这一年来,我们都看在眼里,林宇很自责也很着急,一心只想找到你。他是个有责任心的男人,不是你那种见异思迁的人。”

    “是啊,灵灵,林宇做事进退有度,是个好男人,你要相信他。”

    米浅也走了过来,替林宇说了一句。

    裴灵挤出一丝笑容,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微垂下的眸子里却闪过丝丝暗芒。

    一旁的裴承恩看着新闻,眉头依旧紧锁。

    “我给林宇打电话,问问他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昨晚不回来,和那个林晚晚在一起?他必须给我解释清楚。”

    听到这话,陈小曼拉着他下楼。

    “好了,承恩,这是孩子们自己的事,你别插手。等林宇回来,他肯定会向灵灵解释的。”

    “这个林宇,都是他害的。如果不是他,灵灵怎么会和林晚晚那种女人有过节?”

    “是是,你老父亲心理又发作了吧?灵灵,下来吃早餐吧,一会儿我和你姐带你去商场转转。”

    “……”

    听着两人的说话,米浅弯了弯唇角。

    她侧头看向裴灵,杏眸微动。

    刚刚是她眼花了吗?

    为什么她从裴灵的眼里看到了一丝恨意?

    她没有记忆,又在恨什么呢?

    ……

    医院,林晚晚醒来,没见到林宇。

    她左右看了看,从床上坐起来。

    拿过手机,上面有林宇发来的信息。

    “我有事先走了,桌上的早餐记得吃掉,有事记得多动动脑子,别犯蠢。”

    这人,关心她的时候还不忘挤兑她。

    林晚晚撇撇嘴,闻着空气里散发的食物香气,咽了咽口水。

    好饿!

    林宇还是很体贴的。

    怪不得她那么喜欢他。

    可惜,人家有女朋友了,她不能做坏女人啊。

    林晚晚洗漱完后吃了早餐就出了医院。

    她今天有大事要做,得去和经纪公司解约。

    回到住处,她打算先换身衣服再去经纪公司。

    门打开,一间卧室的门也刚巧打开。

    文馨从里面走了出来。

    她的脸色憔悴不堪,嘴角破了,半边脸肿着,上面还有清晰的巴掌印。

    有点惨。

    林晚晚看了她一眼,径直越过她进房间。

    她做一次圣母就够了。

    这个女人以后是死是活与她无关。

    “林晚晚,你给我站住!”

    文馨推了林晚晚一把。

    林晚晚反手拽住她的手腕,一把撞向墙壁。

    文馨惊叫一声,一脸惊恐地看向林晚晚。

    林晚晚面无表情地压住她,“文馨,别挑战我的忍耐力,昨天的事我不和你计较,是因为我把你带到了这个经纪公司,我心有愧疚,但不代表我好欺负。”

    真把她当软柿子捏了吗?

    林晚晚松开了文馨,拍了拍并不存在的灰尘,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文馨摸着疼痛的肩膀,瞪着林晚晚关上的门,叫道:“林晚晚,你又勾搭上了林宇吗?你就是个*,你最擅长的就是勾搭男人了!裴灵失踪了,你以为林宇就能和你在一起吗?你等着裴灵回来,看她怎么收拾你吧!”

    该死的林晚晚,都是因为她,昨晚她被那帮男人折腾得差点死掉。

    她拽什么拽?

    好想看到她被裴灵收拾的场景!

    屋子里的林晚晚拿出一套衣服换上,听着外面的谩骂声,脑海里闪过一些片段。

    里面的男人和女人依偎在一起,卿卿我我,好不亲密。

    她想要看清楚里面的人,可脑袋像被锤子重锤过一般,头痛欲裂。

    林晚晚急忙停止思考,闭上了眼,捧着脑袋等那阵疼痛过去。

    脑海里的那两人,一定是裴灵和林宇吧?

    当初她是有多爱林宇呢?

    现在一回忆起亲眼目睹的场景,就头痛难耐。

    林晚晚暗叹一声,揉了揉太阳穴,整理好衣服,拉开了房门。

    文馨还在骂她,林晚晚瞥了她一眼,也不搭理她,拿上随身物品前往公司。

    来到公司,经纪人正在训斥一个刚签约的小艺人。

    见林晚晚来了,她上下打量着她。

    “林晚晚,你行啊,倒是会蹭热度,昨晚和林宇玩了一夜?”

    听到这话,林晚晚微微一愣,反应过来,明白大概是自己和林宇有新闻了?

    林宇是大明星,想来跟拍他的记者应该很多。

    林晚晚暂时没空理会这种小绯闻。

    她看向经纪人,“白姐,我要解约。”

    听到这话,经纪人嗤笑一声,“林晚晚,你要解约?好啊,把钱准备好了。”

    “在这儿谈,还是进办公室谈?”

    林晚晚从包里拿出一早就准备好的文件,在手里晃了晃。

    经纪人瞥了她一眼,一脸的狐疑,“林晚晚,你又在闹什么?”

    “我说了,我要解约。”

    林晚晚淡声道。

    周边有路过的工作人员,都一脸好奇地打量着她。

    “工作去。”

    经纪人骂了一声,随后瞪了林晚晚一眼,朝办公室走去。

    林晚晚跟进了办公室,将文件放到桌上。

    经纪人转身瞪向她,“林晚晚,你真要和公司解约?看来昨晚你把林宇伺候好了?他愿意替你出这笔违约金了?”

    “白姐,你先看看这个。”

    林晚晚示意经纪人看文件。

    经纪人拿起来看了一眼,顿时脸色一变。

    “林晚晚,你哪里弄来的?”

    想到什么,她恍然大悟。

    “哦,昨天傍晚,你是不是潜进资料库了?我就听到有声音了。”

    林晚晚也不否认,“白姐,解约吧,我的违约金我不会付,就当是你们买我手上的秘密吧。”

    女人一脸的沉着冷静,哪怕人长得纤瘦,却让人不敢小瞧她。

    经纪人瞪着她,威胁道:“林晚晚,你可真不怕死,真要得罪米总吗?你可知道米总的老公是谁?他的势力大到捏死你就像是捏死一只蚂蚁一样容易。”

    听到这话,林晚晚微微一笑,“白姐,你可别威胁我,我已经写好了遗言,证据我也保留着,如果我不明不白的死了,那么警方第一个怀疑的对象就会是你们。”

    “你!”

    经纪人瞪着林晚晚,气得脸色铁青。

    半晌,她掏出手机,拨通了米雪儿的电话。
为您推荐